关键期关键帮助:孩子是无限的未来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9 09:11:10

       樊登:芭学园的创办人李跃儿是一位专家。我有一个朋友为了让孩子上芭学园,竟然从城里的繁华地带搬家到回龙观,为了提前几年来排队报名。我的朋友告诉我,芭学园有很多特别有意思的理念,比如从来不给孩子买现成的玩具,都是给他面粉、泥巴和木棍。

       李跃儿:孩子的玩具被我们称为“工作材料”。孩子所有的玩都不是真正地为了娱乐在玩,而是他们的发展行为——从开始玩到结束,孩子的能力其实已经发展了,他已经不是玩之前的那个孩子了。

       大部分现成的玩具存在的问题是创造玩具的人已经把创造空间全部给开拓完了,孩子并不能拿一个玩具小汽车进行再创造,除非把它拆了再装起来。但是,6岁之前的孩子没有这个能力,大人又心疼玩具车不让拆。

       很多大人给孩子买了玩具后,孩子两三天就弄坏了,就又要买新的。因为大人给孩子的是一个不能供他去创造和发展的玩具,这个玩具对他没有用,他就会拼命地要。就像孩子的肚子镜了,你给他一块泡泡糖,他吃了以后还饿,就想要更多的泡泡糖。

樊登:在芭学园,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孩子们和老师在一起时,会喜欢直接叫老师的名字。这是为什么呢?

       李跃儿:十多年前,孩子们就管我叫大李。到现在,家长和孩子们还是管我叫大李。

       对孩子来说,老师只是一个职业,年龄跟孩子不同。从人格来说,老师和孩子是平等的,名字就是每个人的代号。孩子们起初也会叫大李老师,随着不断地熟悉与亲近,孩子们就像家人一样会直接叫我大李,我很享受这样的亲密感。

       有一天,一个3岁的小孩儿,背着小书包,像个布娃娃一样,站在幼儿园门口,质问我:“这个幼儿园是你办的吗?”

我说:对呀,是我办的。”

他说:“你为什么收那么高的学费?”

我好吃惊,赶紧蹲下来,为了让他能看到我脸上的神情,因为孩子交流是用感受去交流的。我说:“你觉得芭学园的学费高吗?”

他说:“都收了三块钱,还不高吗?”

这是一个有趣的画面,其实我们的费用是中等的。

芭学园长大的孩子,已经有上千人了。芭学园为其努力去建构的,是适用于人类生活和生存的良好人格状态。

曾经有德国的儿童心理学家来芭学园考察,他们认为芭学园的教育是成功的。其中重要的元素是芭学园的孩子有自我保护能力,他们不容易受伤。

芭学园第一批毕业的一个孩子,她6岁去上学,第一天就迟到了。她“当当当“地敲门,因为芭学园为孩子建构的良好的生活习惯是进任何屋子,必须敲门,还有开门的时候要留意门后有没有人,不要碰到他人。

老师让她进来后,批评她:“你怎么搞的

她平静地看着老师,老师说完后,她对老师说:“请你不要这样跟我说话了。”

老师很吃惊,心想:哪有一个6岁第一天上学的孩子这么跟老师说话的?

孩子接着说:“我明天可以不迟到,我也可以到你的办公室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芭学园,孩子有问题是可以到园长办公室去解决的。这个孩子就有这样的概念。

老师开始上课,这个孩子特别活跃,上课的时候举手说:“老师,你这个地方讲错了,不是这样的。”

老师觉得她扰乱了课堂纪律,让她站在讲台上听讲。

孩子的妈妈觉得一个女孩子站在讲台上太丢脸了,非常焦虑,担心对她的心理造成伤害,因为芭学园非常讲究对孩子心理的保护。芭学园有三个重要的板块:心理健康的保护,人格完善的建构,艺术的熏染。

妈妈放学的时候问孩子:“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孩子说:“没有,挺高兴的。”孩子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

妈妈说:“老师是不是对你有一些特殊的对待?“

孩子说:“老师可好了,让我站在最前面,能看到全班的同学。”

孩子就是这样,不受伤,乐呵呵地面对一切。后来,老师也没有再继续让她罚站。

芭学园第一批毕业的孩子现在已经高中毕业了,还是拥有很高的抗挫力的特质。不过,他们比小时候更加有智慧,更能够在社会群体中知道如何去保护自己、尊重别人,如何能更有益于大家。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