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殓妆师.自从收到一个车祸死亡的尸体,一切开始变得不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13 16:43:47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棒棒哒公众号~

第1章 后面有人


    我叫江翎薇,是一名殓妆师。


    所谓殓妆师,说白了,就是在殡仪馆专门给死人化妆的人。因为这个工作,身边的人都对我很不理解,连亲戚也对我退避三舍。


    我接触过很多尸体,从来没觉得有什么可怕。


    在我们快要下班的时候,我们殡仪馆收到了一个车祸死亡的尸体,一切开始变得不同寻常。


    那天正当我准备下班的时候,同事小李一脸谄媚地走过来跟我讨好地的朝着我说道:“小薇,我今天去相亲,你帮我顶一下吧。你也知道我们这种职业一天到晚和死人接触,有男人愿意相亲多不容易。我不能错过我的终身幸福啊!要是再找不到男人,我真的要做一辈子的老处女了。”


    说话的人正是我的同事李晟,明明是相貌长得可人、娇媚的软妹子,但就因为这个职业,至今都三十六了,还在相亲的路上挣扎。


    虽然给死者入殓并不属于殓妆师的工作范畴,但毕竟跟小李关系不错,我只得无奈的应了声:“去吧!这个尸体我来进行入殓吧!要是成了要给我媒人红包。”


    我推了推她,换了衣服朝着大厅走去。


    当我走到大厅看到尸体的时候,我心蓦的一颤。


    我在火葬场工作三年,每天见过各种各样的尸体和死状,这具尸体表面看不出死状,可我看到第一眼就觉得背脊发冷,胸口剧痛,有种莫名的撕心裂肺。


    乍一眼,让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尸体是个男性,身材精瘦而高大,面容俊美,轮廓精致的恍若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好看的不真实。他紧闭着双臂,好像并没有停止呼吸,只是静静的睡着了而已。


    看着这样的一具尸体,我在心底叹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


    我听说是车祸,说正巧撞到了头部,颅内出血导致的死亡。


    看着那张让女人疯狂的脸,我换了衣服开始工作。


    我的手落在他脸上的时候,触感莫名的好,除了温度是冰凉的,这实在不像一具尸体。工作这几年,我的手摸过很多的尸体,但是第一次感觉尸体好像还活着。


    我叹息的摸了摸尸体的脸,总觉得他脸上的血管似乎还是跳动着。


    我感叹了几句,就继续手上的事。


    等我给这句尸体化好妆,我又去给其他车祸的尸体整理好仪容。


    忙完,我已经累的发蒙了。


    我看了看时间,张望着门口。


    尸体的家属还没来。


    我只好一直等,等到七点多,尸体的家属终于行色匆匆的赶过来了。


    按理说尸体的主人很年轻,家属都会很悲伤,可是我在他们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起伏。


    “谢谢!”把尸体带走的时候,家属很冷漠的和我说了声谢谢。


    没等我开口他们已经把人带走了。


    ……


    这夜梦里,我梦到的事更诡异。


    梦里我居然被一个男人给压在了身下,做着极尽缠绵之事,让我羞愧不已。


第2章 诡异的梦


    那个梦是这样的……


    梦里我走在一条阒静、幽深的院子里,四周的花草都有枯败的景象,空气弥漫着淡淡的腐蚀的味道,我穿着古装的旗袍慢悠悠的走近了一间古宅,宅子的样式是中西结合的,虽然看上去已经很老了,但显然近期修葺过,四周爬满了爬山虎,虽然有些生机却也掩盖不了颓败的气息,院子的右手边种着两棵桃花树,左手边是一口古井,我远远都能感觉到古井里透着阴寒的冷意。


    我紧盯着那口枯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对这个古宅很熟悉,绕过古井我直接进了宅子。


    宅子就像电视里那种古色古香的,像是有钱人家的装饰,布置的很西式,宅子虽然是中式,但装修却是现代化的。一进门正对着门的就是两张古藤椅,桌上放着一整套茶具,杯中的水还有袅袅的青烟。


    我走到大厅的时候,一个男人穿着西装正背对着我。


    那个背影……


    我觉得莫名的熟悉,那背影我分明在哪里见过的。我攥紧了掌心,侧头想要去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此时,胸口沉闷的无法透气,我屏住呼吸走近那个背影。


    我走到他身后,那个男人突然转身了。


    当我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时,我吓的说不出一个字。


    这个男人……


    他正是今天我在殡仪馆入殓的那个男人啊!


    这张脸,这双眼睛,分明就是那具尸体啊。


    “怎么是你!”我惊恐的捂着嘴,下意识的转身就跑。


    那个站在我面前的男人身体是完整的,俊美异常,棱角分明,尤其是那双眼睛,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他看向我,微微勾了勾唇,朝着我诡异的笑了起来。


    随即,他一把拉住我,直接把我搂在怀里:“你还想走。你可是老天给我选的新娘。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今晚我们就洞房。”


    我彻底被吓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脸。感觉自己大汗淋漓,想要挣扎,想要尖叫,但是就像溺水的孩子,挣脱不开,叫不出来。


    那男人的呼吸越来越近。


    那男人的手搂着我的腰,修长的指尖划过我的脸,背脊一阵阵的发凉。


    我感觉到那人的怀抱冰冷的让我打颤,呼吸也是冷的,就像我置身冰窖,寒意渗透骨血。


    “江翎薇,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命中注定的男人。你这辈子注定只能成为我的女人。”他凑近我的耳边柔声的说着。


    我彻底被吓傻了,一动不动,任凭他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指尖毫无温度。


    我摸惯了死人的手,很清楚这是一双死人的手,是死人的温度。


    我感觉到冰凉的呼吸朝着自己靠近。


    下一秒,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进棺材里的。


    我直接被那男人压在身下,那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放dàng。冰冷的指尖从我的轮廓一直落在胸前,那冰凉的温度让我觉得既恐惧又兴奋。


    我心底明明抗拒这个男人的触碰,可身体却在迎合。


    我越是想要挣扎,那男人的动作就越放肆,最后我所有的抗拒都变成了软糯的声音。


    他按住我的双手,双腿挤入我的……


    我心底惊恐万分,嘴里却无意识的回应,那声音让我觉得羞愧。


    身下的剧痛,让我身体猛的一颤,接下来迎接我的是前所未有的激情,陌生的颤栗让我沉溺在这种既痛苦有舒服的感觉中。


    那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剧烈,最后,我在他身上化作一团春水……


    ……


    我醒来的时候通体冰冷,身子瑟瑟的发抖,冷的牙齿打颤,身上居然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昨晚激情的感觉,酸痛的感觉让我有种昨晚那个梦是真实存在的错觉。


    我疲惫的翻身而起。


    当天低头看到床上的血迹的时候,心头一惊。


    我第一反应就是来大姨妈了?


    我去洗漱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来大姨妈,但是床上怎么会有血迹!


    我想起昨晚那个尸体,心里一阵阵的发毛。


    明明我昨天晚上已经把尸体送走了,半夜尸体怎么会又出现在大厅里,而且晚上回来还做了这种梦。


    昨晚是梦吗!难道是因为那男人长的好看,我觊觎他的男色……才会做这种梦的?


第3章 床单上的血迹


    我羞愧的低头,又狐疑的朝着床单上的那摊血渍看了一眼。


    我把床单扔在洗衣机,拾掇好,就去上班。


    我一上午都无法从昨晚的事情中缓过来。


    昨晚的画面一遍遍的在我脑海中播放着,心底的恐惧不断的蔓延。


    做梦不可能这么真实。


    同事看到我这样,都很担心:“小薇,你最近可能是太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你和男朋友要结婚了,趁着这个机会休个假。”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高以翔过来的时候我还没有从昨晚那场梦中中反应过来,身体的异样总让我觉得昨晚梦中的事真的发生了,可我又很清楚那件事不可能发生的。


    “小薇,你最近太累了,我也请了假,我陪你休息休息,正好我们年底结婚了,提前蜜月旅游。”高以翔担忧的说着。


    我恍惚的点了点头。


    就在高以翔亲昵的想要搂住我的时候,我耳边突然响起了诡异的声音:“你是我的新娘,我昨晚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让任何男人接近你,否则他不会有好下场的。”


    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辆车骤然朝着高以翔的方向失控的冲过来。


    车子是大巴,应该是来送丧的,车就停在殡仪馆的门口,原本车子是停着的,可我们到了门口,那车子突然启动,朝着我和高以翔冲过来。


    我被高以翔一把给推开了,那车子急速的朝着他撞去。


    我被吓呆了,被推到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车子朝着高以翔撞去。


    眼看就要撞到高以翔的时候,车子就在他面前猛地刹住了车。


    这是在殡仪馆门口,我和高以翔走的是行人的道,车子是不让进来的。可那大巴直接撞掉了限高杆冲进来了。


    高以翔显然也是吓呆了,车子一停下来,他就颓然的跌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平视着前方。


    车内的人也被吓坏了,反应过来之后,下车后朝着我和高以翔道歉。


    “先生,小姐,实在对不起,我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原本只是想要把车子挪个车位,但是车子突然失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吓到你们了。刚刚一瞬间真的是和中邪一样的,我都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朝着那车子看了一眼,车旁,我居然看到了一个男人在朝着我冷笑。那男人就是昨晚的尸体——姜皓。


    我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惊恐的看着他。


    那司机不停的和我们道歉,他还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到,只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的方向。


    随即,恐惧的拉起高以翔的手就走。


    此时,耳边再次响起熟悉的声音:“这只是我对你的小小警告。记住,不要让任何男人碰你,否则我都会让他们不得好死!”


    耳边的笑声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扩散,我痛苦的捂住耳朵。


    高以翔被我突兀的举动给吓到了,急切的想要拉住我:“小薇,你怎么了,刚刚的事只是一个意外,我没事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别怕!”


    我遽然抬头看向他,然后恐惧的朝着他喊了一句:“别碰我,你不要碰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高以翔目光复杂的看着我,一把抱住我,然后急切的说道:“小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从昨晚开始我就觉得你不对。你如果不舒服你告诉我。”


    我被这么一抱猛地停止了挣扎,惊惧的张望着四周。


    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一瞬间,我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太累了,刚刚的那件事只是凑巧而已。


    被高以翔抱着,我逐渐的平静下来,回拥住他,低声的呢喃着:“以翔,可能我最近真的太累了,我最近总是出现幻觉。”


    高以翔听到我的话,脸色变了变,然后神情严肃的说道:“小薇,如果这个工作做的不开心,我们换了吧。你马上就要嫁给我了,我爸妈也不喜欢你做入殓的工作。等你辞职了,我们换一个正常一点的工作,好不好。”


    我犹豫的看着高以翔。


    “以翔,我会认真考虑的。”


    高以翔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拥着我离开了殡仪馆。


    我又转身朝着刚刚看到姜皓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边什么都没有。


第4章 收到寿衣


    一路上,我没敢再说话。


    回到家,我就被通知说门卫有我的快递。


    我狐疑的和高以翔说道:“以翔,你帮我去拿一下吧。”


    高以翔拥住我,亲昵的笑道:“你买什么东西了,难道是情趣内衣,还是……”


    我朝着他笑着别了一眼,推搡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最近没有网购。你去看看,说不定是什么神秘爱慕者送给我的。”


    两人调笑的说着。


    高以翔宠溺的揉着我的头发,点了点我的额头:“有我这么帅的未婚夫,哪还有什么爱慕者,就算有,也被我这么高大帅气的形象给吓跑了。”


    “臭美吧!”


    我再次推了推他,示意去他。


    他凑过来,想要亲我,我想起刚刚耳边缠绕的声音,尴尬的躲开了:“你先去拿,回来奖励你。”


    高以翔暧昧的看着我,然后笑着去门外拿东西了。


    我看着高以翔的背影,心底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生出了极大的不安。


    今天晚上,高以翔显然是留下来不想要走了。


    我总觉得身后有人盯着我,我不自在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有。


    我低头看了一眼我桌上和高以翔的合照,静静的笑了起来。


    我和高以翔是同学,因为学习的专业问题,让男人望而生步。高以翔是唯一一个在学校里敢表白和要求交往的人。后来,我到殡仪馆工作之后,两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两人交往三年,除了亲亲抱抱,其实从未有过任何不规矩的事,索性高以翔也尊重我,他也答应了我,要把两人的第一次留在我们结婚的那一晚。


    还在我恍惚间,高以翔已经回来了,手里捧着一个沉甸甸的箱子,打开快递的包装里面居然是一个包装精致的木匣子,木匣子四周镶着金边,就单看这个盒子,也知道里面的东西是好东西。盒子雕刻精致,是红木的盒子,做工精致而繁琐。


    高以翔捧着盒子,诧异的朝着我问了句:“小薇,木匣子里的是什么东西?看上去这东西不便宜啊!这是你买的?”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最近没有买过东西啊!是不是谁寄错了。”


    高以翔看着我疑惑的样子,伸手去打开匣子。


    盒子上是古代的那种搭环扣,上面还有把小锁,钥匙就挂在小锁上面,做工也实在是精巧的很。


    一打开,匣子里放着一件中式的凤冠霞帔,除了衣服以外,还有头饰和凤冠和各种簪子,各种头饰下面押着梳子和镜子。


    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第一反应并不是惊讶,而是觉得莫名的眼熟。


    这盒子里的东西必然不是我的东西,但我为什么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小薇,这些东西是你的吗?准备我们到时候结婚用的?”高以翔看着盒子里的东西,诧异的问我,神情诡异。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是不是寄错了,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别人结婚用的,我看下店家,联系一下,这些东西定制起来不快,别耽误了别人结婚。”


    我嘴上虽这么说,但是匣子里的东西越来越眼熟。


    当我想要转身的时候,我蓦的想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


    我目光死死的看着匣子,身子吓的瑟瑟发抖。


    那个凤冠霞帔我觉得眼熟是因为我昨晚在梦里自己穿的就是那一身衣服。昨晚我梦到自己穿着这一声衣服嫁给了那个尸体。


    这一刻,我的身子像是被定住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些东西。


    谁给我寄的,为什么这衣服和我梦里的衣服一模一样。我昨晚梦里和那个男人做那种事的时候,就是穿的这个.....


    高以翔看着我的样子,觉得奇怪,柔声的问道:“小薇,你到底怎么了。这衣服真的是你买的,如果你喜欢中式的婚礼,到时候我们就办中式的。”


    我突然声音尖锐的尖叫了起来:“以翔,赶快把这些东西给扔了,这是寿衣,这衣服是给死人穿的。”


    “什么!”


第5章 不要让男人碰你


    “以翔,快扔掉,这个不是什么嫁衣,是给冥婚的新娘穿的!”我尖叫的喊着,激动的声音都沙哑了。


    我盯着那衣服,再也抑制不住我的恐惧了。


    这一次,我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目光发直的看着匣子里的衣服。


    这衣服到底谁给我寄的。


    “小薇,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高以翔抱着激动的我,不停的问着。


    我瞪大了双眸看着那套熟悉的凤冠霞帔。


    昨晚,我梦里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浮动着。那人进入我身体的痛楚还残留着。


    对!


    肯定是这一套衣服,我梦里和姜皓在棺材里洞房的时候就是这个衣服。可那只是一个梦啊!


    我想到这里,双手颤抖的从垃圾桶里找到快递单。


    快递单上给我寄件人上面写着姜皓两个字。


    我猛地扔掉那些盒子,然后惊恐的看着那些东西,身子抖得就像筛子一样,脸上毫无血色。


    我从小就胆大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恐惧,身子下意识的瑟瑟发抖。


    高以翔看着我恐惧的样子,不停的问着:“小薇,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我猛地推开他,一把夺过那匣子,捧着那盒子,直接朝着楼下的垃圾桶走去。


    我把东西扔进了垃圾桶之后才彻底的松了一口。


    上楼的时候,高以翔正用特别诡异的目光看着我。


    看到我回来,高以翔担忧的朝着我说道:“小薇,你这样很让人担心。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衣服哪来的。你为什么会说那衣服是死人穿的。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我走到他面前,然后一把抱住他,泪眼婆娑的说道:“以翔,我好害怕,你不要离开我,今晚留下来。”


    高以翔听到我的话,顿时愣住了。


    两人交往三年了,这是第一次让他留下来,也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


    他激动的说道:“小薇,你放心,我今晚不走了,我会留下来陪着你的。


    晚上,高以翔一直陪着我。


    我住的是单身公寓,就一个房间,一张床,原本两人快要结婚了,所以今晚睡一张床也并不奇怪,可他终归是男人,刚躺下没多久,动作便开始不规矩起来了。


    我很困,头脑昏昏沉沉的,根本没有感觉到他的动作,他继续不规矩着。


    大概看我没有抗拒,他的动作越来越放肆。


    很快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已经被他扯掉。


    手开始在我胸前流连,然后动作越来越放肆,双腿挤开了我的双腿,身子已经压在我身上了,低头吻住了我的唇,我连抗拒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呼吸就已经被占据了。


    到此时,我终于彻底的清醒了,睁眼惊恐的看向高以翔。


    高以翔压在我身上,他深情的看着我,柔声的说道:“小薇,今晚可以吗?”


    我其实心里已经有准备了,但是当事情真的要发生的时候,我心底本能的抗拒。


    “以翔,我有点累了!”我一把抓住高以翔不规矩的手。


第6章 怪异的寿衣


    高以翔低声的轻哄着:“宝贝乖,你不要怕。”


    不等我说完,高以翔的唇已经再次封住了我的唇。


    昨晚我梦中的画面又回到了我的脑海中,梦里,姜皓的吻我沉溺,但是高以翔的却让我本能的反感。


    正当我觉得恶心的想要拒绝的时候。


    高以翔的目光瞬间一变,目光阴冷的看着我,他的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完全没法从这场突兀的变故中反应过来,我惊恐的瞪着高以翔,害怕的看着他,手不断的挣扎、捶打着,吃力的朝着他挤出几个字:“以翔,放开我!”


    高以翔此时目光发直的看着我,就像被操控的傀儡,眼睛没有焦距。


    刚刚还一脸柔情的人怎么会突然就要掐死我呢!


    我感觉到高以翔掐着我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最后不断的缩紧。


    当我以为自己会死在高以翔手上的时候,高以翔突然猛地放开我,然后脸色乌青的看着我,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转身撒腿就跑,嘴里恐惧的喊着:“鬼啊!”


    我捂着自己的脖子吃力喘息着,不住的呼吸、咳嗽着,到这会儿都无法反应过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高以翔看着我的目光不仅恐惧而且掺杂着太多的厌恶。


    想起刚刚高以翔吻我,摸我的那一幕,我猛地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痛苦的干呕了起来。


    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


    看到桌上的东西,我突然绝望的尖叫了起来:“啊!”


    桌上,我刚刚扔掉的匣子又完整的在我桌上。


    我绝望的盯着那个盒子,不断的呢喃着:“我明明已经扔掉了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刚刚又是做梦吗?”


    我呢喃了几句之后,又捧起匣子朝着楼下走去。


    这一次我走的更远了,我穿了五六条街后,才把东西扔掉。


    我再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所有的一切就像一场噩梦,疲惫而可怕,我倒在床上,倒头就睡。


    这一晚,我又做了同样梦。


    只不过没有再拜堂成亲,只有洞房,我和那个男人一起躺在棺材里。


    那男人碰我身体的触感,那男人的温度,他说话的气息,以及两人温存的声音,我都觉得在耳边,真切的不像做梦。


    “你到底是谁!”梦里,我惊恐的朝着男人说道。


    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沿着我的轮廓勾勒着我的线条,轻声的反问了一句:“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江翎薇,你希望这一切是真的还是做梦!”


    “你为什么缠着我不走!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饶是我再不相信鬼怪,可最近发生这么多怪异的事,就算我不信也不行了。


    那男人邪肆的目光在我身上流连,唇息刷过我的唇,他勾起薄唇,浅浅的笑道:“因为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女人。你这辈子只能成为我的女人。我们俩才是这个世界最相配的人。”


    “你离我远一点,别碰我,我……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或者只是梦,求求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我低声的呢喃着,下意识的想要推开那个男人,但是我身体却纹丝不动,只能躺在那个男人的怀中。


    “你已经摆脱不掉我了,因为你是我的新娘,我送你的礼服喜欢吗?那身礼服唯有你穿上是最漂亮的。”


    “姜皓,你是姜皓对不对!你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缠着我不走!如果你觉得自己死的不甘心,那你就去找害死你的人,找我做什么!”


    “……”


    我的唇被姜皓封住了。


    我想要抗拒却又迷恋这种感觉。


    他看着我的反应,闷笑了声:“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


    “记住我带给你的感觉!”他在我耳边说了句。


第7章 诡异的幻觉


    我醒来的时候,我一侧头,那个匣子居然就在我的枕头边。


    这一次,我彻底的失控了,绝望的尖叫着,恐惧我在心底无止境的蔓延。


    我扔那么远了,为什么这东西还在!


    我一整天都没有再出门,一直坐在那个匣子旁边,目光死死的盯着。


    我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疯了。


    这一整天,从昨晚高以翔想要掐死自己的事发生之后,他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甚至没有和我解释一个字。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脖子上有着清晰的吻痕,手臂上,身上都是深浅不一的淤痕。


    昨晚的画面依旧在我脑海中。


    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做梦,还是真的。


    我越想越害怕,给我的闺蜜沈眉打了个电话。


    沈眉和我还有高以翔认识很多年了,当时我记得沈眉还暗恋过以翔,后来我和以翔交往的时候,我还曾问过沈眉,我可不可以喜欢高以翔,如果她爱高以翔,那我不会和高以翔交往。当时沈眉笑着和我说自己根本对高以翔没有任何感觉。


    给沈眉打电话之后,她很快就到了。


    “怎么了小薇!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到我的时候,沈眉担忧的问道。


    我看到她就一把抱住了她,然后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告诉了沈眉。


    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我觉得无比的恐惧。


    沈眉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然后用一种特别怪异的语气朝着我说道:“昨晚,你是不是把以翔从你家里赶出来了。昨天以翔和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以为你们两个只是吵架了,现在看来是真的。小薇,你是不是在殡仪馆工作久了,精神方面出现问题了。你和以翔都是无神论者,你说的这些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如何让人相信。”


    我听到我的话,蓦的抬头,惊愣的朝着沈眉说道:“昨天以翔想要掐死我,他自己离开的,我没有赶走他。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眉看着我的目光更奇怪了,沈眉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拉住我的手,呢喃着说道:“以翔告诉我,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你突然发疯,然后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把他赶出去了,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你昨晚就像中邪一样。”


    我彻底的懵了。


    难道昨天发生的也是我做梦。


    到底是他想要掐死我,还是我想要掐死他!


    听着沈眉的话,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精神上出现了问题。


    我一把拉住沈眉的手,急切的说道:“眉眉,你今天陪我去看看心理医生吧,我觉得自己好像精神上发生了问题。”


    沈眉担忧的看着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小薇,殡仪馆的工作虽然是你父亲的衣钵,但是为了你自己的身体,你辞职吧。你现在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要去那里上班吗?殡仪馆本来煞气就重,每天那么多的死人。你一个女孩子待久了,肯定会害怕。”


    我恍惚的点了点头。


    脑海中缠绕的都是这几天发生的事。


    那个叫姜皓的男人的尸体,然后尸体明明被领走却又出现在,殡仪馆大厅里,还有一连串诡异的事。


    正当沈眉要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脖子上。


    我感觉到她的目光,不自然的拉了拉衣领。我知道自己脖子上有什么,也知道她为什么盯着我看。


    沈眉目光死死的看着我的脖子,许久,她压低了声音问道:“小薇,你脖子上这么多吻痕到底是哪里来的?昨晚以翔留下的吗?”


    我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脖子,然后惊恐的摇头,低声的呢喃着:“眉眉,我也不知道,我每次梦里梦到自己和那个叫姜皓的男人……一睁眼就会出现这些东西。可是那个叫姜皓的男人明明已经死了。你也看到那个新闻了。我自从那天给他入殓之后,我身边一切都变了,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我什么也没有做!”我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了,恐惧在心底蔓延。


    这一次,我是真的害怕了,感觉自己撞邪了。


    沈眉冷漠的看着我,许久,她冷声的朝着我说道:“小薇,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以翔的事,所以用这种来掩饰!”


    我不可置信的抬头,对上沈眉复杂的目光:“眉眉,别人不相信我,你难道不相信我?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沈眉和我对视着,然后低声的说道:“小薇,我不是那个意思。走吧,我有个同事是心理医生,我带你过去看看。你的精神是不对,我看你眼下都是乌青,看来真的是生病了。”


第8章 渣男出轨


    从心理医生那回来。


    心理医生说我根本没有什么问题,或许是因为最近压力大了,所以会做梦和现实分不清楚,我的精神并没有什么问题。


    回来后,沈眉看着我的目光更加复杂了。


    “小薇,你有空还是去和以翔解释一下吧,那天你的举动吓到他了。他很爱你,不想要失去你。而且你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就算他和你发生关系也是正常的。昨晚你突然这样,应该给他一个台阶下,毕竟几年的感情了,你主动找他,和他道个歉。”沈眉语重心长的朝着我说道。


    我静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如今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近遇到的那么多事哪些是真的发生,哪些是我的幻觉。听着沈眉的话,想来真的是我的问题。


    我和高以翔在一起三年了,两人从未红过脸,也没有和对方说过一句重话。最近发生的事太奇怪了,我心底也认定了是我自己的问题。


    到此时,心理医生的话依旧没有让我缕清头绪。


    按着他的意思就是发生我身边的事情都是做梦,可是那个匣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目光猛地朝着枕头边的匣子看了一眼。


    那匣子在我枕头上。


    沈眉看我看着床头发呆,疑惑的问了句:“小薇,你在看什么?”


    我指了指着我床头的箱子,问了句:“你有没有看到我床头的木匣子!”


    沈眉怪异的起身走到我床头,惊愣的看向我:“没有啊!”


    我惊的后退了几步,想要上前拿给她,可等我走到床边的时候,木匣子不见了。


    我抬头看向沈眉,急切的辩解着:“刚刚这里有个木匣子的。”


    沈眉低声的叹了口气:“小薇,你早点休息,不要胡思乱想。”


    我看着空无一物的床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又出现幻觉了。


    沈眉又在我那边陪了我会儿才离开。


    等沈眉离开后,我犹豫了下,想给高以翔打电话。


    高以翔的电话打不通,我迟疑了片刻,打算去他住的地方找他。


    到了高以翔家,我直接开门进去。


    因为两人今年要结婚,这边是作为婚房来布置的,所以我也有钥匙。


    进去的时候,当我看到并排的两双鞋,神情顿时凝滞住了。


    那双鞋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是沈眉的鞋子,我白天陪着自己去咨询心理医生的时候就是穿的这个鞋子。


    我换了鞋子,一步步的朝着高以翔的房间走去。


    当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的步子彻底的僵住了,脸色煞白,目光冰冷的看着半掩着的门。


    沈眉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高以翔正趴在沈眉身上。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两人做着运动。


    过了十多分钟,两人终于感觉到异常,同是朝着门口看过来。


    高以翔被我吓了一跳,脸色顿时铁青,起身的动作慌乱而紧张。


    沈眉看到我站在门口时,脸上没有丝毫的急切和紧张,她翻身而起,整了整衣服,裸着身子无所避讳的起身。


    高以翔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愣了愣,却也并没有解释什么。


    我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眉眉,这是什么意思!我记得我和高以翔在一起的时候曾经问过你,你是不是喜欢他。我也和你明明白白的说过,只要你爱他,我不会和你抢。”我冷声朝着沈眉说道。


    他们俩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一个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的未婚夫。


    我不想让自己太难堪,也不愿意让他们太难堪,转身背对着他们说道:“穿衣服,我在客厅等你们。”我在沙发上坐下来。


    我孤独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们。


    沈眉穿好衣服出来,走到我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你无法满足以翔,我帮你满足他。”


    沈眉说这话的时候,我耳边划过一抹低沉的笑声。


    这会儿,我却已经不想去探究这笑声到底是不是幻觉,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双眸血红的紧盯着眼前毫不心虚的沈眉。


    扬手朝着她一巴掌。


    她没有躲,站在那一动不动的挨了我一记耳光。


    此时,高以翔也已经穿好衣服了,他走到我面前,低声的和我说道:“小薇,我是正常的男人,我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我们交往三年了,今年就要结婚,可你昨天居然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把我赶走。我是男人,你把我的尊严当什么,我的感受你考虑过吗?今天这事是我的错,我喝多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抬头朝着鞋柜里排列整齐的鞋子看了一眼。除了今天沈眉陪我去看心理医生时穿的鞋子,鞋柜里还有几双女鞋排列整齐的放在那里。


    我直接绕过他们,然后指着鞋柜的鞋子说道:“这么说你们的关系是今天喝醉了之后才发生的!那鞋柜里的鞋子是谁的?我不记得自己有过这些鞋子,还是你除了沈眉以外还有别的女人。”


    高以翔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目光定格在我的脖子上。


    没等高以翔说话,沈眉直接冷眼看着我说道:“小薇,你也别只说我们,你脖子上的吻痕呢,你手上的淤痕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意味着什么,我们都懂的。你这样恶人先告状没什么意思。就算我们俩个对不起你,你不见得就对的起以翔。”她丝毫不觉得愧疚。


第9章 说我怀孕了


    我冷嘲的看着自己面前对我冷嘲热讽的男女,转身就走。


    身后,高以翔一把拉住我的手,急切的说道:“小薇,我爱的人是你,我和她上床只是解决生理需求!我不爱她!”


    没等高以翔的话说完,我转身扬手朝着他一巴掌,憎恶的朝着他说道:“高以翔,如果你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劈腿,我会佩服你,也会成全你。你今天说出这样的话,真让我觉得恶心。”


    高以翔似也被惹怒了,冷笑的朝着我说道:“江翎薇,你不要把自己说的和圣女一样。表面上纯情的很,骨子里连妓女都不如。你脖子上的那些吻痕,身上的那些伤如果不是被男人弄出来了,怎么来的!你天天和死人在一起,我还觉得晦气呢。如果不是没睡到你,我会到现在还没有和你分手吗?你这种女人,如果不是我要你,还有谁会要你。”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把最丑陋的嘴脸都暴露了。之后他还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到,我只是嘲弄冷漠的看着他指着我说着。


    我真没想到这种狗血的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罢了,这样的男人早些看清楚也好。


    我漠然的转身,没有再和高以翔多说一个字。


    这三年,我真的是瞎了眼。


    我心底是这么想的,可我耳边却突然响起了轻盈的笑声:可不是瞎了眼。


    我听到声音耳边的声音,猛地转身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什么人都没有。


    那声音似知道我在找人,轻笑道:“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肩上。”


    我再次被吓到了,惊惧的后退,朝着自己的肩上看着。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我声音发颤的说着,声音带着无尽的恐惧。


    那男人看着我的样子,似更得意了。


    “女人,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男人接近你!那个高以翔早就和你好朋友搞在一起了。他一边在你好朋友面前假装受尽委屈,一边又哄着你。我只是让你提前看清楚而已。”


    我看着姜皓,那张俊美的脸让我瞬间失神了片刻之后便恐惧的转身就想要跑。


    我绝望的朝着电梯里跑去。


    等电梯门合上,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他没有跟着我一起进来。


    结果一抬头,他就在我面前。


    我的身子若隐若现,我知道鬼是没有影子的,低头朝着地上看去。


    没有影子!


    没等我从恐惧中回神,他直接把我逼近了电梯的角落,俯身直接吻住了我的唇,舌尖长驱直入的占据了我的气息。


    熟练的撬开我的牙齿,在我口中留下一串串的颤栗。


    熟悉的感觉再次朝着我侵袭而来,我的身子瘫软的靠在电梯上,任凭他的气息席卷我的口腔。


    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姜皓靠过去。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笑声:“看来你很喜欢我吻你!”


    这话让我全身一阵,猛地睁眼看向他。


    他人已经不见了。


    此时电梯的门打开了,我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走出高以翔的公寓,我摸了摸被吻肿的唇,朝四周看了一眼,哪里还有姜皓。我松了一口气,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响起。


    “小姐,你身上煞气很重,你近日只怕会有大劫。”


    我转身朝着说话的人,看到那人的时候,我彻底的愣住了。


    这个老人我认识啊!他就是我父亲临死之前的法师。


    我记得我父亲临死的前几日,也是这个法师来到我家,说他父亲将有大劫,说他们家里有个招鬼之人,会祸及双亲。他当时说我就是那个纯阴之人,会害得家里家破人亡。家人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我虽然是在鬼节出生的,但我从小的运气就极好,我出生的时候,我爸妈就找人算过,我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而且我出生在鬼节半夜十二点,正好鬼门大开的时候,虽然时辰并不好,但是就是因为煞气太重,鬼怪不敢靠近。所谓物极必反,我的阴气过重,所以从小,我的运气就很好,做什么事都很顺。


    可是在赶走他之后第三天,我父亲就突然暴毙,医生找不到死因,一星期后,我母亲也暴毙了。我家所有的亲戚这才想起了那个法师的话,觉得我煞气太重,害死了父母。因为我父母的事,他们都和我断绝了关系。


    “法师,你还记得为我吗?我爸妈去世之前你来过我家!”我看到他急切的问道。


    那老头朝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眼,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肚子里已经有了孽种。老夫也无能为力。你自己保重吧!孽缘啊,真是孽缘!当初老夫阻止不了这一切,现在为时已晚,无力回天了!”


    没等我说话,他已经转身离开。


    我并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孽种?


    他的意思是我怀孕了?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连男人都没有,怎么会怀孕。难不成真的只是做了几个春梦,我就怀孕了。


    可我脑海中闪过床单上发现血迹的画面,还有我梦中和男人洞房的画面。


    我在棺材里洞房的画面一幕幕的在我脑海中闪过。


    我突然觉得全身发冷,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小腹。


    我的手一碰到小腹,我就感觉到小腹的位置好像有东西动了一下。


第10章 到底有没有怀孕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异样。


    我恍若见鬼一样,手猛地躲开了。


    我这一刻彻底的陷入了深渊。


    我好像真的怀孕了!


    怎么可能!


    我真真切切的摸到小腹有东西在动。


    可我根本没有和男人发生过关系,我怎么可能怀孕呢。


    我除了做了几个诡异的梦,就怀孕了?


    我不停的告诉自己,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呢!我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怀孕的,我从没和男人上过床啊。


    我像疯子一样朝着医院走去。


    挂号之后,我直接朝着妇产科走去。


    到医生办公室,我就急切的朝着医生喊道:“医生,我要检查自己有没有怀孕。”


    那医生蹙眉朝着我别了一眼,然后冷漠的朝着我说道:“排队,没看到前面有人吗?你们这些年轻人,爽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怀孕。”


    我这才发现身后有人排着队,尴尬的朝着身后的人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排队的时候不少人用着怪异的目光看着我。


    我低着头,感觉他们看着我的目光似乎带着刺。


    轮到我,我走进医生办公室,医生抬头朝着我别了一眼:“多久没来月经了。”


    我愣了愣,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医生用看怪物的目光看着我,朝着我说道:“坐下吧,我先给你开验血单!”


    等开了验血单,我惶恐的去检查。


    等我检查完,坐立不安的等着结果。


    等结果的时候,我这一辈子从未觉得如此煎熬过。


    半小时之后,检查结果出来了。


    单子上并没有显示我有孕的症状。


    看到检查结果,我彻底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傻傻的笑了起来。


    我没有怀孕。


    我会不会怀孕居然听别人说,我自己是最清楚的一个,我根本没有和男人上过床,怎么可能会有孩子,真是可笑之极。


    我把检查见过随手塞在包里。


    感觉自己这几天真的是荒唐至极。


    我居然会因为骗子的话认定自己怀孕了。


    ……


    我回家后,看着枕头上的匣子,打开。


    拿出里面的东西。


    凤冠霞帔都很精致,细致的让人一眼就能感觉到这些东西的珍贵。衣服是用金线勾线的,双面绣。鸳鸯和凤凰绣的都栩栩如生,按着我对刺绣的认知,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古董啊。


    我把衣服放在一边,拿起凤冠下面的梳子和镜子。


    没等我把梳子拿出来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起身开门。


    看到门口的人时,脸色顿时变了,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门口的人正是高以翔。


    他看到我,急切的朝着我说道:“小薇,你听我解释。我爱的人是你。刚刚我说的都是胡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如果我不爱你,我不会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我和沈眉真的是因为我今天中午的时候喝多了,把她当成了你,才会和她发生关系的。那些鞋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我的鞋柜里。我和她之间以前真的没有什么。如果我们真的有什么,你也不会到现在才知道。小薇,沈眉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们认识这么多年,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呢。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会和你说出那样的话来。你先让我进去,我们慢慢说,就算要分手,我们总要把话说清楚的。”


    我看着急的满头大汗的高以翔,沉默了许久,然后低声的应了声:“你进来吧!”


    高以翔看我让自己进去,松了一口气。


    他进屋的时候,看到床上的凤冠霞帔脸色又变了,好像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他目光紧盯着床上,然后猛地看向我,目光诡异和惊惧。


    “小薇,你怎么把纸衣服放在床上!那种东西不吉利!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奇怪!”


    我疑惑的朝着他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朝着床上艳红的凤冠霞帔看了一眼。


    纸衣服?


    什么意思?


    “以翔,你说我床上是什么东西?”我蹙眉沉声的问了一句。


    高以翔刚要说话,目光被桌上的一张化验报告单吸引住了目光。


    他伸手拿起桌上的报告,脸色铁青。


    “江翎薇,谁的孩子!”高以翔气的全身发抖,指着报告冷声的说道。


    我愣了愣,朝着高以翔手里的化验报告看去。


    那报告单,我明明放在包里,怎么会在桌上,而且结果居然和我刚刚看到的不一样。


    上面显示我怀孕了。


    我只感觉自己的脑子懵的一阵耳鸣。


    我不是没有怀孕吗?


    为什么这份结果上面显示怀孕了。


    “江翎薇,告诉我谁的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高以翔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愤怒的牙齿都在打架。


第11章 别的男人无法靠近我


    高以翔冷笑的看着我:“江翎薇,我还以为是自己对不起你,原来你早就和别人搞在一起了。我真的把你当成了纯洁的圣女,结果你根本就是一双早已被人穿烂的破鞋而已!”他甩开我的手,双眸血红的盯着我,俊美的脸上满是嘲弄。


    我再次朝着化验单看去,急切和高以翔解释道:“这个化验单刚刚不是这样的,我明明没有怀孕!我不可能怀孕的!”


    高以翔目光阴翳的看着我,然后面无表情的冷笑道:“就算你没有怀孕,不是和男人上床了,你为什么去检查!你去做检查,不就是因为你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吗?江翎薇,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


    高以翔这话,我竟然无言以对。


    最近发生太多奇怪的事。我不可能告诉他,我是因为路上碰到了一个神棍,他说我怀孕了,我就真的觉得自己怀孕了,所以才去检查的。


    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我颓然的看着他愤怒的目光,最后疲惫的跌坐在沙发上,低声的说道:“以翔,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不管你和眉眉是因为喝醉了,还是没有喝醉。你既然已经和她在一起了,就好好的在一起吧。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我已经不知道哪些事是真的,哪些事是我的幻觉。我们俩分手吧!不管我有没有和别的男人有关系,都已经不重要了!”


    高以翔目光阴沉的看着我,猛地靠近我,然后冷笑着说道:“江翎薇,我和你交往这么久,碰都没碰过你。现在居然事情都拆穿了,你也别装了。想要分手可以,和我睡一次,也不枉我们俩在一起三年。”


    听着高以翔的话,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高以翔,大家好聚好散,你非要这样撕破脸吗?”我蹙眉看着高以翔狰狞的脸。


    我和他交往三年,他对我很好,一直都很好,他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温柔体贴的,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根本无法相信这种话会从素来儒雅、英俊的高以翔嘴里说出来。


    高以翔冷笑着看着我:“江翎薇,你和别的男人睡也不愿意和我睡吗?”


    我指着门口,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说道:“出去!”


    他一步步的朝着我靠近,神情狰狞而冷漠。


    我激动的朝着他吼着:“高以翔,你别过来!你不要让我恨你,更不要让我把我们之间仅存的一些美好的回忆都抹杀了。”


    高以翔双眸冰冷的靠近我,朝着我扑过来。


    我在他身下极力的挣扎着,声嘶力竭的朝着他喊着:“高以翔,你放开我。别让我恨你!”


    高以翔的动作更肆虐了,直接伸手私了我的衬衫,手伸向我胸的位置。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挣扎,最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只能泪流满面的看着他,慢慢的停止了挣扎。


    高以翔看我不挣扎了,动作更加的放肆了。


    在我最绝望,高以翔突然甩开我,目光惊惧的看着我,然后双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急速的往后退。


    他的手在空中挥舞中,双眸瞪大了,满脸的痛苦,好似有人在掐着他。


    他用力的挣扎着,不住的喘息着。


    看着他的样子分明就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满目的恐惧。


    我看着他满目的恐惧,微微皱眉,然后沉声的问道:“你怎么了?”


    高以翔涨红了脸说不出一个字,圆目紧盯着前方,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有鬼啊!”他指着自己的前方,口齿不清的说着,还在痛苦的挣扎着。


    “高以翔,你怎么了。”我想要去拉他,身子好像撞到了什么,被猛地弹开了。


第12章 丧礼的主人


    “小薇,有鬼,鬼啊!”高以翔瞪大了眼睛重复着这句话。


    看着他的样子,我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想要去报警,此时,高以翔突然跌坐在地上,他捂住自己的脖子不断的喘息着,等他缓过神来,他迅速的起来,然后狼狈的跑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四周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我耳侧却能感觉到阴风阵阵。


    我害怕的朝着门口冲去。


    此时,门有灵性般的关上了。


    我想要拉开门逃跑,但是门就像有吸引力般,怎么都打不开。


    耳边再次响起阴森森的声音:“江翎薇,我警告过你,不要再让别的男人碰你。他居然敢碰你的身体,我不会放过他的。”


    声音刚结束,姜皓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目光死死的看着我刚被高以翔碰过的地方,俯身在我胸前狠狠的咬了一口。


    我吃痛的想要推开他,抬头对上他漂亮的眸子,眼中居然有着受伤和愤怒的痕迹。


    “姜皓,疼!”


    不等我再说什么,他已经封住了我的唇,直接把我压在墙上,拉掉了已经被高以翔撕扯坏的衣服。


    我永远都无法抗拒姜皓的激情,在他的触碰下,瞬间就化作一滩春水了。


    等我瘫软在他怀中,直接把我抱到腰间,长驱直入……


    ……


    第二天,我找单位销假,又去上班了。


    我想要弄清楚那个姜皓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死的,否则我只怕自己永远不安宁。


    同事看我去上班,担忧的问我:“小薇,你就休息了一天就上班了吗?你真的没事吗?”


    我和小李笑了笑:“没事。”


    小李盯着我看了许久,然后犹豫了很久,低声的说道:“小薇,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我合上手里的文件看向她。


    她握紧了手里的笔,沉默了片刻,低声的说道:“我昨天看到你家以翔了。”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声的叹息道:“小薇,我真的不是挑拨你们的关系。”


    我静静看着她,等着她把话说完,我心底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因为殡仪馆就我和小李两个女的,我们平时的关系不错,她年纪比我大些,一直以为大姐姐的姿态和我说话。


    “我昨天去相亲的时候,看到你家以翔和一个女人进了酒店。那个女人就是你的闺蜜沈眉。小薇,我真的不是嚼舌根,这个事你自己看!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毕竟你和他快要结婚了。”她生怕我说她嚼舌根,一再的和我强调。


    我抬头朝着她笑了笑:“小李,这我知道了。”


    她错愣的看着我,没敢再说一个字。


    一整天,小李都时不时的抬头看向我。


    我和她点了点头,表示我没事。


    下班的时候,她不放心的走到我身边:“小薇你真的没事吗?前几天你精神恍惚,是不是就是因为你和高以翔的事?”


    我没有接她的话,只是突然开口问了句:“小李,你知道那天我负责入殓的那个姜皓到底是什么人吗?他是怎么死的?”


    小李听到我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个姜皓!”


    “就是我帮你入殓的尸体!”我看着她说道。


    她愣了愣,随即说道:“关于姜皓的事,你只要网上搜,你能搜出一大堆呢。他是国内最有钱,最年轻的富一代,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挤破了脑袋想要接近他。不过听说他有未婚妻。”她没想到我会对姜皓的事感兴趣。


    我点了点头,径自斟酌了起来。


    就在此时,门口的传达室匆匆的过来,看到我没走松了口气:“江小姐,幸好你还没走。刚刚门口有人让我拿过来一个信封,让我务必马上要给你的。说很着急,我一看时间,生怕你已经下班了。”


    传达室的负责人是个老头,他直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


    我看着那信封。


    那信封我拿在手里莫名的冰凉,恍若从冰窖拿出来的。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信封,上面贴着邮票,除了我的名字没有写地址。


    小李在一旁笑着说道:“现在还有谁会寄信。除了信用卡账单,我已经收不到信了。”


    我握着那信,并不打开。


    小李原本想要等我打开,看我许久都不打开,也就兴致缺缺的走了。


    等小李走后,我才打开信封。


    信封里面是个请帖。


    黑色的封面,分明是吊唁帖。


    打开那吊唁请帖的时候,我心莫名的提了起来。我家的亲戚都已经和我断绝来往了,就算有亲戚去世,按理也不会叫我。


    当我打开那张吊唁请帖的时候,我彻底的呆住了。


    ......



续看找小A哟,微信6583510


长按指纹

一键添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