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无所谓的,恰恰是我最珍视的东西···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10-20 07:50:32

行走江湖真的好没意思我仰天长叹。不仅没有可爱的大叔给我们斋饭吃,也没有善良的爷爷给我们房子住,至于钱,那都是别人口袋里的东东,看见我们走近就情不自禁的掩住。江湖不是遍地金银到处好人的吗?为什么我一个没看见???师父啊,是不是化斋也要出名啊不仅如此,我们为了发英雄贴要把皖南一带走完。听清楚了,是走完诶那么多山路那么多森林那么多河滩那么多时日……虽然我有练过武功,但那都是不想念经的时候瞎摸着玩的,其实我的体力真的很差啦,这么多的苦我哪里吃过???天啊!!你为什么要让我们走路啊,明明有现代的交通工具比如马匹驴啊什么的为什么不善加利用啊,不就是欺负我们没有钱吗?没天理啊……

而且,而且,吃的也不够。要知道人吃不饱饭很容易胡思乱想的,我承认我对野兔啊山鸡有不良企图,但是野外嘛食物真的很难找的嘛那个红艳艳的野果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有没有和尚的野外生存法则可以让我拜读一下啊???我真的不想饿死在活蹦乱跳的动物世界里啊……

还有,还有,我已经好多天都没有洗澡了,真的是好多天……

“师弟,你动什么?”不好意思,现在我在师兄的背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我年纪小而且真的走不动了。

“不好闻……”不好意思,我就是因为在师兄的背上闻见了很浓厚的不良气体的味道,才以人推己知道自己身上也很难闻的。

“再忍忍吧。我听见水声了,应该很快到水边了。”师兄好有耐心,这么被我欺压都没事。

只能忍着,难道要我自己走路吗?你杀了我吧!难道让我吐出来吗?大哥,这年头胃液都很宝贵的,不要随便浪费好不好?

好在很快到了水边,我欢呼了一声,从师兄背上跳下来,以最快的速度脱衣服。

十秒钟后,我跳进了水里,跟着在一秒钟内,杀猪般叫了起来。

“啊啊啊好冷……好冷……”

“师弟啊,现在几月份啊,你不运内力就跳下去怎么成?”师兄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白痴!不早说!我赶快运内功。很快我就可以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了,唉如果不是肚子饿的厉害,好像出门在外也没什么不好……

“大师兄,你为什么还不进来?”我看见大师兄依然在岸上磨磨蹭蹭的,不禁问道。

“我……先去找点吃的好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其行动的表现就是慌慌张张的跑了。

奇怪,大家都是男人他害什么羞啊。

我不禁想起来前天大师兄把我当炮弹打的经历。

其实我并没有怪他的意思,问题主要出在我们到的时机不对。

当我们到达那间发出声音的房子时,已经是午时了。当时我们听见一连串的例如“滚”、“走开”、“放开我”、“救命”等包含明显犯罪信息的声音,大师兄立刻判断出来有匪人行凶,因此也就力不容辞的冲了过去。其实我不是很想过去,这跟我的劣根性有关。但当时天已经很晚了,天一晚就容易饿,一饿就容易做不该做的事情,我一想到救了人以后就有饭吃所以也就义不容辞的冲了过去。

冲过去了才发现师兄还在门外,而且表情很尴尬。我不明就理,想招呼师兄接着往里冲,但我只来得急听见师兄低语了一句“进去后什么都别看,打那个冲上来的”然后就腾云驾雾的从窗子飞了进去,奇怪,明明有门为什么要从窗子进?

不过我一直很听师兄的话,我一落脚就紧闭了双眼,大喊着:“阿弥陀佛……”

然后房间里奇怪的安静了一会儿。没有人冲上来,没有人发声。

真讨厌,为什么师兄颂佛就受到礼遇,而我颂佛的时候却是鬼音都没有……

其实也不是没有,很快我就听见声音了。好可怕的笑声,笑的房顶都要塌了。

“哪里来的小和尚,看哥哥爽想分杯羹是吗?”

“哟原来和尚也这么色啊,就是丑了点,不然多一个也不妨事。”

“你想他?你怎么这么浪啊,看见男的就喜欢是不是?和尚也没关系?”

“唉……你就是这么容易吃醋,我都说他太丑了……”

“美点你是不是就干了?你什么意思……”

等等,你们不要吵好不好,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大师兄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我的耳朵。

“师弟,速速退出。我们误会了。”

当时我很傻,不知道师兄用的是传音入秘,听见师兄的声音就大喊了起来:“师兄,我怎么出去啊,我还闭着眼睛呢。”

我都快哭了。

“什么,还有一个偷听的。妈的,和尚都不是好东西。”那个粗鲁的声音终于怒了,他向我冲了过来。

我一阵窒息。

完了,我犯了大忌讳,我打不过人家就冲进来了,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我闭目等死。对了,我的眼睛早闭上了,师兄好有先见之明哦……等等……我为什么会死?师兄你故意的吗?你故意让我来送死的???

胡思乱想那么多其实只是一瞬间,就在我认定自己死定的同时,一阵风过一个人的袖子舒缓的卷过我的腰把我拉到一侧,立刻低气压的感觉就消失了。这时我才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大师兄一脸正气的站在我的身侧,低头行礼。

“对不起,我们远远听见呼救声,以为有匪人行凶,故赶来,既然大家一场误会,我们先行告退。”

“说对不起就可以了,你以为我天霸是谁啊”那个样子很凶的人还在继续往前走。

“施主!!!”师兄眼中突然精光暴涨,冷冷的扫过面前二人,朗声道,“小僧行端坐正,自不怕你们说去。只是二位行事十分不妥,倒是今后不要辱了众生的眼睛!”

哇!太崇拜了,这般义正词严!这份浩然正气!我崇拜你啊,你是我的偶像,我的偶像!!

大师兄的这番话果然震住了那个鲁人,他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师兄看他气势已泄,知道他再不敢造次,于是带着我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

然而,当我们快出门的时候,另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这么说我们自然怕了你。只是,纵情欢爱是我们自个儿的事儿,恐怕你的众生还管得太宽了点吧。”

大师兄的手没由来一抖。

等我们走出很远了,师兄和我都没有说话,他的原因我不知道,我的原因是因为我在思考。

咦?什么叫纵情欢爱?是要两个男人赤膊相对吗?我和师兄也经常在澡堂里赤膊相对啊?难道要加救命?师兄也经常在池子里同我胡闹我也说过救命啊,这么说,我已经犯了大师兄口中的大忌了???

我已经污了众生的眼睛了???

哇哇哇,我不干啦,师兄们欺负我已经很没天理了,为什么是我污了众生的眼睛???

大师兄发现我哭的稀里哗啦的,很奇怪的看着我。

“呜呜,师兄,我错了。我纵情欢爱了……”

大师兄大吃一惊,他一把抓住我,盯着我的眼睛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大师兄……我和六师兄……四师兄……三师兄……都纵情欢爱过了……”

有一刻大师兄的手指死死的掐进我的胳膊,疼得我连哭都忘了。我睁大眼睛傻傻的看着他,看见他的脸色在月光下一片煞白。

“大师兄……大师兄……你别生气……戒痴以后不敢了……”

“你们背着我……背着我……”大师兄的脸色好可怕,好像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哇哇哇哇,大师兄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背着你和师兄们洗澡了,再也不敢了……”我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突然师兄的手放开了我的胳膊,他开始大步的向前走,不管我怎么叫都不理我。我很害怕,我知道师兄的轻功很好,如果他跑的话我一定追不上。还好他气糊涂了,忘记了用轻功,所以我一边哭一边还能跟上。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哭了多久,师兄终于在前面停住了。

我赶紧收了眼泪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心想只要你转身我就哭,哭得你下不了手。

他长叹了一声。

“戒痴,你实话告诉我。你所谓的纵情欢爱是不是……指的和师兄弟们洗澡的时候赤膊相对?”

“这个……当然还包括夏天练功太热的时候……”

大师兄又叹了一口气。今天他好像很喜欢叹气。

可惜他依然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今后不要再提这事了,那不是欢爱。”

那天晚上他一直没有看我,我喊饿也没有用。后来我们睡觉的时候,我又总感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睡梦里也看着我。

那件事过去了就过去了,谁也没有再提。师兄还是像以前那样照顾我,就是今天的表现很奇怪。不知道他聪明的脑袋里面都想了什么。我努力的想啊想啊,一不小心就在水边睡着了。

“戒痴,戒痴!”感觉有人推我。我揉揉眼睛醒了过来,看见自己已经在岸上,身上裹着我和师兄的衣服。

“你没事吧。”师兄很紧张的看着我,“你怎么溺水了?”

“啊,我溺水了吗?我记得我不过有点困,就在水边困了一觉,然后就看见你……”我好像真的溺水了,我一边说话,一边感觉水从我的鼻孔,嘴,耳朵里流出来,啊好糗!!!

“你大概是少林寺古往今来第一个会在水里因睡觉淹死的。”师兄生气了,最近他很容易生气的样子。他扭开头不理我。

我也不敢说话,于是就静静的等待事态的发展。

空气无端的紧张起来。我觉得嘴唇有点干,就舔了舔。嗯……水的味道……又舔舔。

师兄呆呆的看着我,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哇好想说点什么,又好想发生点什么,这样静默我很不习惯啦!而且师兄的目光让我好紧张,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天!我的身体都开始反应性的热了!!!

大师兄突然站了起来,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向山涧走去。

“大师兄……”我小心翼翼的喊着,“我和你一块洗好不好?”

我要讨好他!我发誓我要讨好他!!再这样下去我受不了了,我要那个温柔体贴的大师兄呜呜呜呜~~~~~“不许跟过来。”他不转头,继续走。

“大师兄……”我犹犹豫豫的想动。

“不许跟过来。”他已经走到了水边,扑通一声跳进水里。

同时,扑通掉下的还有我的希望,泪水哗的流了下来。

完了!!!大师兄不要我了!!!我被他抛弃了!!!

我被抛弃了!!!!!!!!!!!!!!!!!!!!!!!

剩下的江湖生活因为缺少大师兄爱的力量,越发的无趣起来。我好几次战战兢兢的提议把剩下的英雄贴毁尸灭迹,然后就上山交差。但大师兄总是教导我为人要诚实做事要踏实……好好好,他一身正气我说不过他,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当他的小拖油瓶吧,反正他要负担我的饭费房费服装费洗浴费……唉,我真的是太善良了,这么苦的活儿我居然没有管他要工钱!我真的是太善良了……

尽管如此,并不等于我没有向着“早些回家”的目标努力过。咳咳……这个嘛……自然不能让大师兄知道,那么多的英雄贴,少一张用来引引火,记个帐什么的也不算浪费……唉,师父真是浪费,我们的生活已经很清贫了,发帖子却用这么好的纸,让我出恭的时候都没办法善加利用一下……

眼看着师兄远远走来,我赶忙把烧过的纸屑埋了起来,装作很辛苦引火的样子,当然也少不了咳嗽流泪的必要表情。

“师弟,剩下的工作我来做吧。你先休息一会儿。”师兄放下干柴,跑过来替我拍背。

“对不起,都是我没用,帮不上你的忙,倒给你增加了好多的负担。”我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说什么呢,大家都是师兄弟。再说你还小。”

“嗯,但是大师兄对我最好了。”我很努力的点着头,目露感激面带诚恳。大师兄啊,不要怪我这么肉麻,你那若即若离的态度让我好担心啊,我好怕哪天你不让我拖油瓶了让我一个人在江湖流离失所——我这是苦肉计加高帽计加美人计……(美……人计……呕……)

大师兄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两个果子来,对我高兴的露出牙齿。

“咦?大果子?”我看着他手中的野果,眼睛立刻放出光芒来。

“对啊。刚才去拣柴火,看见一只受伤的小猴。随便拿我们少林寺的灵药替他医治了一下,没想到这小猴倒很有人性,竟送来野果当谢礼。让我大吃一惊呢。”

“来,你一个,我一个。”师兄笑眯眯的把其中一个给了我。我急忙接过来,两口塞进了肚子。好好吃,真的好好吃!!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了,如果再有一个就好了!

如果……

再有一个就……

我一边添着手上残留的汁液,一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师兄手中的果子。

刚才我吃的时候,师兄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所以他现在手中的那个,还是完整的。

好讨厌哦!刚才不吃,现在来馋我……

大师兄看着我恋恋不舍的看着他手中的果子,大方的一伸手:“这个也给你吧。”

“这个……不好吧。师兄你还没吃呢……真的很好吃的……”

“没关系,看着你吃我就跟吃了一样开心了。”师兄的手又递出了几分。

大师兄——你真的好温柔好伟大好崇高哦!!我好崇拜你哦!!你知道,哪怕我像你一样不怕累不怕苦不怕痛不怕死,但是我绝对做不到在饥饿的时候把好吃的东东让给别人,你真是太太太太太太温柔了!!!!!!

我噙着眼泪颤着双手接过那个珍贵的食物,用饱含爱意的目光深情的注视着它。刚才我饿太紧了吃它兄弟的时候没有好好的看清楚,现在我才发现这个果子珠圆玉滑的浑身充满了成熟的色彩,气味芬芳的散发出浓郁的果香。哇,真是太感动了!!这么好的果子长在官道旁居然没有被路人采了去,却被猴子当礼物送给了我们,真是冥冥之中必有佛意,一定是佛祖暗中显灵给我的恩赐吧。那个可爱的猴子我改天给它取个很有意义的法号,让它在佛法的光明大道上幸福的走下去……

这次我珍惜了来之不易的食物,细嚼慢咽的想记住它给我带来的每分幸福感。而师兄呢,他也不说话,一直默默的看着我,看着我,也不知道是紧张我,还是紧张我手中的食物。

师兄啊,俗话说,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给出去的食物你可不能后悔要回去啊,真的……

终于我把满足的把那个果子完完全全的吃进了肚子。然后对着师兄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来。师兄还是不说话,继续用那种沉默的目光看着我。

我转过头,觉得突然心跳很快。

转移注意好了,我慌忙用一根细树枝去挑火堆,让它烧得再旺些。不对,心还是跳的很快,师兄还在看着……再干点别的……啊,心还是跳,另外身上也无端的热了……

大师兄突然探过身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大,大师兄,你怎么了?”

“别动!”大师兄的声音无端的有些紧张,“我正在帮你诊脉,你的脸红的不正常。”

师兄啊,我的不正常都是你害的啦,你不知道盯着人看很久容易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吗?虽然我比较笨,但……

咦?怎么肚子疼?

“师弟,你有没有觉得怎样?你的脉搏很急。”师兄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神色越发的慌张起来。

“我……我……肚子好疼……”

“啊,难道?难道刚才的果实有毒?”

我心一凉——这下我要提前到西天报到了……怎么会这样?我还不是很想见您的……完了,我就知道人不能贪吃,贪吃一定坏事,我要改名!见了佛祖我一定要求改名,我不要叫戒痴,我要叫戒吃……呜呜呜,没想到我戒痴一世英名,不过是在小小的江湖流浪了数十天,就阴沟里翻船栽在吃东西上,冤死了!我要改名!我强烈要求改名!!!

“师弟,你挺着点,我给你治病。”师兄从衣兜里翻出丸药,往我嘴里送,一边紧紧捏着我双手的扣门,向我身上度气。

好热……热死了……怎么会这么热……师兄,不要度气了,你的气让我好难受……浑身都要炸了……

“师兄,我要死了。”我好难过的说。

“再坚持一下,师父给的药很有效的。”

“别……别度气了……这样我更难受……”

“不行!你体质嬴弱,没有我的真气,可能就挺不过去了!”

但是你这么做可能我死的更快啊。浑身好像被充气一样充得快炸了!但是我已经没功夫和他理论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戒……戒嗔……”

大师兄听见我突然叫出他的名字,呆了呆,不自禁说:“戒痴,你要说什么?”

“大师兄……你……对我好……我知道……这些年承蒙你的照顾……我很开心……”

大师兄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纹路好深。

“我一直都欠你的……本来想还……可是……”

“将来还……将来还好吗?”大师兄柔声的对我说。

“等……等不及……你听我说……我的枕头套里,有我攒的五两银子……今后……都是你的了……我床下有一双新鞋……”

“师弟,别说了,你的鞋我穿不了。”

我翻白眼。“我知道……知道你穿不了……里面有我藏的十两银票,将来也是你的了……还有……还有我的……我黄色的那条腰带……有一吊铜钱……”

“师弟,你到底还有多少地方藏着钱啊——”大师兄不耐烦了,捏了捏我的手,“不要说话,你不会死的。”

“真的……真的……我欠你好多……”

“你不欠我的。你从来都不欠我什么。”师兄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仿佛就在耳边,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放开了我的扣门,转而握住了我的手,来回的磨挲。

“可是……我打碎了你最喜欢的砚台……”

“没关系……我不怪你……”

“你的新僧衣,是我不小心撕破的……”

“……我不介意……”

“你最喜欢的剑……是我玩的时候不小心掉崖下的……”

“师弟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我快要死了!”

“喔喔……没关系,那些事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好了,我的遗言交代的差不多了……不,还有最重要的一句……最重要的……我反握住师兄的手,浑不觉我的手劲好大一点要死的迹象都没有,我激动的微微抬起身子,颤着声音说:“师兄……师兄……我……我还有一句话……”

“其实……我……也大了……我……我做那种梦的时候……是你……”

大师兄怔怔的看着我,很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你明白了吗?你明白了吗?我眼中急得迸出泪来。

师兄突然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一句话不说。

好了。这下我可以安心的死了。虽然有点不值……

奇怪……怎么还没有死……

僵硬。

不仅没死,而且越来越清醒。身上乱冲乱撞的气息仿佛也静静平息了下来,就像归结到一个很深的湖里——气沉丹田。

佛祖……这个玩笑似乎开大了点……

怎么没死呢?遗言也说了死样也做了思想也准备了,怎么又不让我死了呢???要知道我可什么都说了啊——这下我的私房钱也曝光了按住的糗事也暴了,就算没被抢劫也要被大师兄追杀……而且……而且……我还好像说了很糗的话!!!!!!!

“师弟,你没事了。”大师兄仿佛知道了,轻轻放开我。

我一眼都不敢看他。事实上我紧张的要死。

“刚才,刚才我糊涂了,好像说了很多子虚乌有的话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是啊,你总是乱叫,说的什么我都没听清。”

真的吗?原来他没有听清啊?这样说我不用另找地方放我的私房钱了?也不用另找地洞放我的脸皮了???“你真的……什么都没听见吗?”我还是不放心,小心的看着他。

“刚才我真的吓坏了。你就算说了什么我也没听见。”师兄轻轻给了我的头一下,却比抚摸还轻。“真的,刚才真把我吓坏了。”他轻轻的说。

我彻底松了口气。

还好,我还可以当我傻傻的小师弟,还可以无节制的享受他的溺爱。

有些事情,象江湖一样,看太清了,就没意思了。

等天空布满星星的时候,我和师兄围着火堆各坐一边,颂经做晚课。

不知什么时候他停了下来,睁开眼睛,看着我。

“师弟,记得你刚下山的时候,问我什么是江湖。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告诉我,你喜欢江湖吗?”

我睁开眼睛。透过火堆看着他。

“江湖大概是一个梦,因为有牵绊,所以会喜欢。”

“那么,你有牵绊吗?”他远远的注视着我。

我摇摇头,我还是喜欢山上。师兄弟开开心心的,大师兄会带着我满后山的跑。

他久久的凝视着火堆。

“我有。”他说。

那个叫戒嗔的男人,在他30岁的时候,告诉我他喜欢江湖。当时我隐隐约约的明白他在说什么,又不明白他在说什么。那次是我第一次行走江湖,也是最后一次戒嗔带着我行走江湖。那次英雄贴发完以后,他就告诉师父他要还俗。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决定,却有好像有些明白。

江湖是一个梦,他喜欢被它牵绊。

大师兄下山以后大家都很伤心,尤其是师父和我。师父像想念儿子一样天天的思念他,身体一天一天的消瘦神情一天一天的憔悴。我也很伤心,但是我还年轻,我不能像师父那样日夜的消沉下去,于是,我化悲愤为食欲,肩负着重任,誓要把师父省下的那份吃回来……

只是,没有抢到大师兄的那一份,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寂寞的——

自从大师兄下山以后,师父没了衣钵传人,他的眼睛又在我们剩下的这几头葱中徘徊。其实我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属于那种根不深叶不绿,小葱级别的。但不知那两个果子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让我功力好像翻了一番,再加上当时大师兄输入我体内的真气,我竟伸出了几片营养不良的葱叶到师父的眼皮底下,让师父扯着我的小葱头使劲的往上提,硬给我什么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的大帽子。我在他眼皮子底下混了十五年都是小白痴,现在怎么成了新新好少年了?苦笑不得。而最讨厌的是,现在师父天天管着我的功课,经也要念武功也要学——不要啊,我想回去继续当我的幸福小葱头!!!!!

俗话说的好,烂泥扶不上墙,我就是这种人。尽管天天有师父督着,我还是该干嘛干嘛——决不主动表现,能闪后面闪后面——谁爱上谁上!反正我不上!!赶鸭子也不上!!!

师父终于忍无可忍了,决定找个晚上和我秉烛夜谈,誓要把我的懒筋抽掉。那天晚上师父说了整整一个晚上的话,我给他打了三次茶水,其结果是——他被我说服了。

其实我真的没做什么,真的。

我就说了两点理由。

“您给我取名叫戒痴,就是希望我不要对什么事物太过痴迷,因而迷失了本性。现在我做的很好,为什么您却要试图改变它?”

“如果我听您的安排,继承了您的衣钵,那我将失去五个师兄。他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不愿意的。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宁愿要五份感情永远不变,五个人永远快乐,也不愿学成天下绝学,从此孤独一人。”

那天晚上师父也叹了好多气。表情和师兄一样。

他说,你的佛法学的很好。师父不及。

这是第二个说我佛法学的好的人。而且是我的师父。我很得意。我当然不会告诉他,那本他常翻阅的古经书,上面的水渍,是我留下的。

其实我真的很不想,在看书的时候睡着了……当然,我不会傻到向师父自首的……

于是师父又不管我了,他让我自己学习,自己练功,自己干活,自己玩,自己睡觉……唉,我的生活还真是单调诶……十个指头就数过来了……

于是我选择了最喜欢的两样:勤加训练费时良多——做饭,和打坐。

做饭就不说了,喜欢吃的人一般都喜欢做饭。主要是为了自己的五脏庙好。走失了大师兄是少林寺的一大损失,从此没有人给我做小灶了。我从贵族跌倒了贫困线下,终于知道原来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天天吃六师兄做的大锅饭,我会得重症营养不良的!!!

而另一个,你们都知道了,打坐嘛——就是不动——不动——就是睡觉——而且是有师兄夸奖师父赞许的睡觉,不仅如此,还避免了出去影响市容,伤害人民感情,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我就天天做饭,打坐,吃饭,睡觉——生活还真是小小的幸福诶!

不过,就是会有讨厌的人,看不管猪的幸福生活。

一天,我睡觉……啊,不,打坐的时候,二师兄走了进来,瞅着我眯眯的笑。

我继续会我的周公,周公请我吃饭。

“戒痴,还睡呢,要我在这里等你入定到什么时候?”

讨厌!不仅打扰人家睡觉,还打扰人家吃饭,真的很不礼貌诶!!!

“师父让我给你这个。说,让你自己好好的练习。”二师兄递给我一本破破烂烂的书,连封皮都没有了。我皱皱眉头,问道:“什么书?”

“吩咐下来旁人不可观看,我也不知道。”二师兄懒懒的笑笑,冲我眨眨眼睛,“师父对你可真是关爱有加啊。”

我心里一动,抬头看他。

他背着阳光微微笑着,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然后我又多了一件事情,看一本没有封面的书。

那本书真的很怪,说真的,是师父给我的吗?我很怀疑。因为他看起来像一本武功秘笈,但内功的底子又不是少林的。然而书中又有很深的古意。虽然不是佛经,又飘着丝丝的禅意,让我心神俱醉,不自禁的,竟痴痴的看了下去。

不知道是其中的寓意吸引了我,还是武功的心法迷醉了我,我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想起来,向师父确定一下,这个真的是他给我的吗?他会给我这样的书吗?

他会引导我看杂书、闲书吗???

总之,我的武功就在不知不觉中飞速发展了下去,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平。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让师兄弟们看出我武功好了。本来他们看见我下山走了一圈,莫名其妙功力大增就已经够嫉妒的了,现在如果让他们知道我睡觉都睡出绝世武功,我都觉得老天爷有点不公平……难道是因为它觉得我长得帅???

老天突然噼里啪啦下起冰雹来……

昏……

所以我尽量少跟他们接触,少跟他们一起练功。

“七师弟,过来,跟师兄过过招!”

“……不用了吧。我还要去做饭……”

“别做了。少林僧人哪有为吃饭忘记练功的。来,陪师兄过两招。”

“还是不要了。我不禁打……”

“是男人不是!过来!”

仔细想想,男人的事实还是必须承认的。只好扭扭捏捏的走了过去,摆了个造型。

一声大吼,师兄的的招式夹带着虎虎的拳风挥了过来。我应声而倒。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

“师兄,你的武功好厉害啊。一招就把我打倒了……好痛……”

“有吗?”师兄挠挠头,“我好像还没有打到你你就倒下了,怎么会这样?”

“不会吧,明明打到的……”

“没有,我确定!没有打到东西的感觉!”

“……”

“呵呵,呵呵呵呵,师兄……你的武功又精进了,没有打到就可以把我击倒,真是厉害啊——”

“有吗?”师兄脸上一脸迷惑,他看看自己的手,好像十分不确定似的。

“有!”我一口咬定。

隐隐约约的觉得一个人远远的笑着,是二师兄。

他站在树下,笑得我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9章 大闹少林

也许事情就是这样,每当你感觉要坏事的时候,一准总会有坏事出现。而当你希望好事降临的时候,天上却怎么也不肯掉陷饼。

所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就是这样解释的。既然我被人陷害学了奇奇怪怪的武功,总有一天会有人帮我算帐,而且是新帐老帐一块算。

因此,还没等我把最近的遭遇理出头绪,也没分析出为什么二师兄给我的感觉越来越恐怖的时候,真相就急于大白,唉——一点刺激性都没有,真是对不起读者……

天地教来到了少林寺,而且是不请自来。

而且——招呼都没有打就来了。

唉,这么突然,我都没有准备他们的饭菜诶不过,我看他们没有留下来吃饭的意思。

站在第一位的那个哥哥,巧笑翩然,绝代风华。不知为何我看着有点眼熟。

奇怪?我也不认识几个人啊,就算多年前唯一一次下山去寻访了几个“英雄”,也应该不会混乱到给魔教的人发了英雄贴,为什么这个哥哥却给我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已经认识好多年了?

发现我一直在看,那个哥哥转过头来对我一笑,眼波流转,竟有点勾魂夺魄的意思。

哇!这位哥哥好好看,好亲切哦!我正要回报一个笑容,突然旁边的五师兄拉拉我的胳膊,悄悄对我说:“师弟,小心了,赵魔头可能要对你使用勾魂魔功。”

赵魔头?我恍然大悟。难怪我觉得他十分的面熟,原来是我五年前放走的那个人。唉,想当年他被关在山洞里不能洗澡不能刮胡子不能梳头,样子是何等的落魄,现在换了身狐毛穿了身羊皮还真就认不出来了。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我心中暗叹。只可惜当年我一时心软放了他,却也间接促使了大师兄的尘心方动,一走五年寥无音信,算起来我是大大的吃亏,不知道这笔帐,应该怎么跟他讨回……

正当我在这里胡思乱想,忽然看见那个赵魔头直直的走到我面前,微微笑道:“我叫赵麟君,不叫什么魔头,可记住了。”

我叫赵麟君。他说。

我和他的恩恩怨怨,从这一刻起,又上演了。

既然人家对我笑,又对我和蔼可亲的说话了,我没表示岂不是太没礼貌?于是我点点头,也对他笑笑:“我叫戒痴。”

我笑的魅力这么大吗?他一激动,居然一撩羊皮,尊尊敬敬的在我面前跪下,口中宣颂道:“天地教护坛使者赵麟君前来迎接少主,请少主同回总坛!”

我脸上居然还挂着笑容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僵硬了。

大哥,虽然我救了你,但玩笑不可以开太大,不要因为我救了你一命就给我扣大帽子好不好,而且堂堂少林正殿我还是有点心虚的——

不管了,我给他来个死不认帐:“大哥,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属下知错了,请少主随我回天地教总坛。”

“我都说我不认识你了——”一转眼,我的周围方圆十尺就都没人了。真讨厌,明明我和师兄弟们比较亲,怎么就没有人相信我呢?就赵魔头在跟前跪着,身后还跪了乌拉拉一片奇装异服的人……

“请少主回归天地教总坛!”众人豪气冲天,除了我,一个比一个胆儿壮。

我哭笑不得。这帮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怎么就成了他们的少主了?就算赵魔头被关久了心理有障碍,难道这些人也老胡涂了???

“阿弥托佛——”一声颂佛,师父终于出来帮我解围了。同时出来的,还有我寺的老和尚大和尚小和尚和小小和尚。

赵麟君看见师父,微微一嗮:“老贼秃,好久不见了。”

乌拉拉引起一阵公愤,一群小贼秃们急于给自己正名。

“不许吵,你们这些小贼秃们还不值得我打招呼呢。”赵麟君目光一扫,清冷的声音像针尖一样传到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每个人心中一颤,仿佛针扎一般的难受,竟再也吵闹不起来了。

每个人心中都是一震:这个魔头,武功真是高强。

“五年不见,你的武功又精进了。”师父微微一笑,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不敢。这几年练功不敢忘您多年的培养,竟是十二分的用功。”赵麟君也微微的笑着,气度风华,绝尘于世。

“老僧这几年倒是时刻记挂着你啊。”

“喔?原来你年纪一大把了,还贪恋我的美貌啊。”赵麟君眼波一转,笑容如花。

“呕……”

大家的目光不禁向一个地方靠拢,赵麟君脸色大变,远远的望将过来,却又隐忍着不说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众目睽睽之下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我今天中午吃多了,吃多了,其实和赵先生一点关系都没有……”

赵麟君的目光越发的难看,而师父却向我露出嘉许之意。

赵麟君眼波又一转,已经恢复了常色,他大袍一挥,朗声道:“好吧。老贼秃,我这次来也不是跟你叙旧的。我家少主年已二十,我要带他回去。”

“阿弥托佛,这里没有你家少主。”

“骗我——不是他是谁?”赵麟君快步走到我跟前,伸出的手指几乎触到我的鼻头。

“他是我的七弟子戒痴,不是你们的少主。”

“哼,我虽然没有亲见他长大,但你以为我看不出哥哥的孩子是谁吗?十年前他第一次给我送饭,我就看出来了!”

等等!他在说什么?有没有人给我解释一下?我怎么就出来一个小叔叔了?

我傻傻的看着他,怎么也想像不出来他这样的美人怎么就有我这样难看的小侄子。

“赵施主,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不管戒痴的父母是谁,戒痴就是戒痴,他是我佛门弟子,和魔教再无一点关系。”

“哼,他和天地教有没有关系你说了算的吗?你怎么不问问,五年前我是怎么下山的?”

师父脸色一变,目光凛凛的向我扫来。

“没有,师父,我发誓没有!不关我的事!”我立刻信誓旦旦道。不管了,现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什么清家戒律都靠边站吧,要是师父不要我了,我连佛门弟子都不是了,还理什么“出家人不打妄语”??

这次换赵麟君脸色难看。

“少主,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就算不承认你放过我,那你一身天地教神功是怎么来的?”说完,他身形忽动,轻飘飘的一掌向我袭来。

几乎是电光石闪的,我立刻看出他袭来这一掌只有那本武功秘笈上的武功可以化解!

就、知、道、天、上、不、能、掉、陷、饼……

呜呜……

“砰!”大家眼一花,我身子向后飞去,同时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

“住手——”几个身影同时晃动,我面前顿时出现了好几条黄澄澄的身影。师父,师兄,都跑过来护住我。

得意死了!不禁师父还要我,而且师兄们也坚决护短。

有他们撑腰,我从地上爬起来,擦擦嘴角的血迹,义正辞严大义凛然的指着他:“你不是说我一身神功吗?如果我真的一身神功,怎么会连你一招都接不了,就被打在地上吐血。难道你们魔教的魔功这么次?再说了,如果我真的是天地教的什么少主的话,你以下犯上突下杀手,是想叛乱呢还是真的不把你的上级我放在眼里???”

这一下不仅赵麟君的脸白了黑黑了白,连他带来的人都不自禁的刮噪了起来。

“好小子,有你的。”赵麟君咬牙切齿道,“你以为你生生受我一掌就可以改变你没有学我教神功的事实吗?有本事你站出来,再受我几掌!如果你不是我教少主,那我也不用顾虑什么,直接灭了你这个小贼秃!”

“阿弥托佛——”师兄弟们齐声颂佛,纷纷加入行列挡到我的面前。

哈哈,有那么多人给我撑腰我还怕什么?我在人群后面朝着赵麟君偷偷做了一个鬼脸。“莫说你打不过我少林弟子,就算你打的过,我的师父,师兄弟能让你当着他们的面杀我吗?赵施主,这下你可犯了众怒啊。”

赵麟君气得哇哇大叫:“小贼秃,你给我出来,你断奶了没有?还需要别人帮你,你出来,看我杀不杀得了你!”

我心念一动,突然抢身到二师兄身边,朗声道:“赵施主,我年纪小武功差,代表不了少林寺的武功,但我打赌你根本打不过我们少林寺年轻一代的弟子,不信,你和我二师兄练练?”

我转头看着二师兄,用热血和激情鼓励他:“二师兄,自从大师兄走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主心骨了,关键时刻你可要给我们这些小辈做好榜样啊!”

二师兄的左眼不停的跳动,而右眼完全不眨了。这手神功,比之赵麟君的魔音魔眼可是毫不逊色啊。

我满心佩服,立刻对着赵麟君笑道:“看见没?我师兄的对眼神功比你的差不差?你敢不敢和他打?”

赵麟君的表情简直恨不得把我吃了。他的脸色变了又变,变了又变,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好整以暇的掸掸衣襟,无比慵懒的一晒:“那你还等什么?”

说得迟,那时快。二师兄闪电一般的动作,向我袭来。而我,只有把嘴巴张大的功夫了……

“砰”的一声,倒下的那个,是二师兄,而脸色变的,是赵麟君。

“阿弥托佛——”师父那声颂佛巨没创意,意思是说:“大家好,是我动的手。”

我赶快带头哗哗的鼓掌……眼看师父就快不要我了,此时不拍马,更待何时拍??

立刻场面是欢声雷动,师兄弟们大声喝彩,以壮声威。

这一次赵麟君倒是没吃惊,依然笑嘻嘻的看着师父:“你又来倒什么乱,你不是心中也有很大的疑问吗?为什么要自己动手?”

我心里咯噔了一声,默不作声的看着赵麟君。

“我心中没有疑问。有疑问的是他。”师父指了指二师兄,“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要装作我的弟子,戒司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那个男人躺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又上前一步:“你说,戒司现在何处?”

莫名的觉得不舒服,比我第一天知道二师兄不是好人还不舒服,我默默的看着地上的那个人,心里一点一点的冰凉。

赵麟君不以为然的插话道:“这还不明白嘛,那个小和尚被我杀了抛后山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言一出,僧人们都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围住赵麟君,低眉合目,低声颂佛一副很卑微的样子。但我却知道,赵麟君也知道,那是他们要动手的前兆。

“怎么,现在就要动手?”赵麟君还是懒洋洋的笑着,满不在乎的样子。而那不经意的目光,却透过人群落在我的脸上。

为什么要看我?为什么要看我?我知道我很丑,我知道我倒你胃口。所以,请你挪开你的目光,尤其是现在。

我欣赏你,欣赏你泰山崩于前而不倒。但我更讨厌你,讨厌你漠视的态度,讨厌你轻浮的态度,尤其,讨厌你对生命的极不尊重。

你最无所谓的,恰恰是我最珍视的东西。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