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其名陈奕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18 09:57:25


 


    得知上海知青舞蹈队队长陈奕奕逝世的噩耗,上海知青,特别是知青文艺界的朋友们非常伤心、悲痛。

    上海知青舞蹈队是上海知青中最早建立的艺术团队之一,十年来一直活跃在上海和全国各地知青活动的各种舞台。上海知青舞蹈队非常大气、团结,没有半点“山头”、“圈子”的味道,这与陈奕奕热情、豪爽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她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无论黑龙江、吉林、内蒙、新疆、安徽、江西、云南、贵州、市郊农场,不分兵团、农场,插队、林场、油田、煤矿,凡是热爱舞蹈,喜欢跳舞的,我们都欢迎。凡是知青活动,凡有节假庆典,只要收到邀请,时间允许,我们都积极参加,大力支持。陈奕奕舞蹈队的节目,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国内的、国际的、民族的、现代的,应有尽有;而且,所有的舞蹈都是自己原创、自己编排;每年都有新节目,每年都有新发展。因此,这支舞蹈队迅速引起了上海知青文化界的好评和关注。所以,我们《黑土情》杂志社、黑土情艺术团等各北大荒知青艺术团队与陈奕奕队长、与她们舞蹈队的成员们也都很熟。

    陈奕奕,容貌亮丽,身材修长,一身阳光,满脸微笑,说起话来,语速很快,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脚下似乎安装了弹簧,天生就是一块跳舞的料。然而,陈奕奕的为人却很低调,从不说大话、更不说空话,而且言不离舞蹈,与大家交流时,总是谈及舞蹈,探讨舞蹈。每次见面,总要说起她们舞蹈队最近排练了什么新舞蹈,下一步要排练什么新节目;还经常说起她下乡时与舞蹈的结缘,在淮北农村插队当村办小学教师时,就开始教农村孩子音乐舞蹈;以后到临泉师范进修、留校任教,以及在合肥幼师任教,一直从事音乐舞蹈教学。九十年代初,作为人才引进,她回到上海,在著名的上海中学担任音乐舞蹈教师。为不断提高自己,她还先后到北京舞蹈学院、上海师范大学等进修舞蹈和音乐。退休后,她一直被上海市舞蹈家协会、电台、电视台、中福会、少年宫等机构聘请为舞蹈教师,或参与大型文艺演出的策划,始终忙于上至中老年、下至少先队、学龄前儿童的舞蹈教学、编排、教练,好像一生都嫁给了舞蹈事业。

    我们与陈奕奕接触,是从2010年世博会开始的。那时,上海知青的文化、文艺活动出现了新的高潮,许多新成立的知青文艺团队都缺少排练场地、没有资金支持。听说陈奕奕的知青舞蹈队,挂靠在浦东周家渡街道,得到社区、居委会的支持,有稳定的排练、活动场所。我们感到,这样的挂靠街道、服务社区,应该成为退休后的知青业余艺术团活动、服务的方向。于是,我们专门拜访陈奕奕,二次组织各北大荒知青艺术团队负责人到陈奕奕她们所在的上南社区“八角亭”文化中心参观学习。陈奕奕和队员们还专门为我们二三十位参观的同志演出了好几个舞蹈。有一次,我们交流工作到晚上快十点了,陈奕奕担心一些人回家不认路,就给家里挂电话,让女儿、女婿开车来八角楼送大家回家。我不无担心地问陈奕奕,你这样每天忙于知青活动,家人没意见吗?陈奕奕说,没问题,不仅我先生理解,我女儿、女婿也都支持。果然,不一会,陈奕奕女儿开车来了,将大家一路送回家。

    令人难忘的有这样一件事:2012年9月,应佳木斯市政府邀请,我们《黑土情》杂志社组织黑龙江东线知青回访专列,参加佳木斯知青艺术节演出。原先我们联系的多支知青艺术团,由于各种原因不能成行。有人提出邀请陈奕奕上海知青舞蹈队前往,她们有丰富的节目储存,能演出各种不同民族风格的舞蹈,只要去这支队伍,就能顶替其他多支艺术团。但是,由于时间太紧,又没有多少资金补贴,大家担心陈奕奕她们不能出行。没想到,当我们将实际困难向陈奕奕说明后,她一口答应了,而且斩钉截铁地说,“你们《黑土情》杂志一路坚持下来很不容易,我们非常理解,我们都自费飞机来回上海到哈尔滨,不要任何补贴。你们只要派人到哈尔滨接送就行了。”就这样,陈奕奕一行14人,每人带了二个拉杆箱,装了许多民族舞蹈演出服,风尘仆仆从上海飞到哈尔滨,又连夜赶到佳木斯。在佳木斯知青艺术节上,上海知青舞蹈队一口气演了8个不同风格的民族舞蹈,博得了来自全国各地知青艺术团的满堂喝彩,为上海知青赢得了莫大荣誉。陈奕奕一行顾不得休息,又赶到佳木斯北大荒知青安养中心,专门为医护人员和知青病人举行了一场慰问演出,演出结束后,每个演员还主动捐钱给知青病人和医护人员。在陈奕奕舞蹈队的带动影响下,这趟知青专列的500名成员,也来到佳木斯知青安养中心,捐钱慰问医护人员和知青病人,一下子捐献了七八万元,给佳木斯人民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

    2013年12月末,为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上海各知青艺术团联合在杨浦大剧院举行一场《阳光路上·大型综合性文艺演出》。陈奕奕得知后,主动提出纪念毛主席诞辰不能缺少年儿童的节目,演出那天,她带领的“小荧星艺术团”30多个学龄前儿童演出的《爱妈妈》舞蹈,别开生面,增添了庆典的氛围。

    几十年来,陈奕奕人在上海,心却留在农村。安徽临泉县城关镇是陈奕奕下乡所在地,创办于2000年的城关镇艺迪小学,校长是陈奕奕当年的农村学生后来又是临泉师范的同事。2014年秋举办建校10周年庆典,邀陈奕奕回去帮助策划编排一台节目。其实,当时陈奕奕自己手头也有许多舞蹈教学任务。但是,想到帮助贫困农村孩子学习艺术,是头等大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她不仅编创节目,设计舞蹈,而且手把手地教学辅导,每天天一亮,一直忙到深更半夜。为了兼顾两头的工作,半个月内,陈奕奕多次来回奔波上海、临泉,事先精心计算好倒汽车、倒火车的时间,几乎是候分刻秒,来回奔波,终于兼顾了两头,完成了任务。没想到,这次奕奕编排的二个节目又被推荐到北京参加央视举办的“全国关心农村留守儿童”专场演出。于是,陈奕奕又顾不得休息,再次连续到北京出差,带领学生精益求精,修改排练。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临泉艺迪学校的节目在有众多著名专家参加的全国评选中获得了专家们的高度评价。

    然而,正是这次接连数十天的超强度工作、奔波、劳累,陈奕奕终于病倒了。北京回来,她就感到浑身难受,特别是前胸后背剧烈疼痛。去年,2015年7、8月,,知她的病情,大家都说陈奕奕实在太累了,不能再找她了,一定要让她安心静养。今年春节,我们《黑土情》杂志联系了知青艺术团、上海知青合唱团、金达莱知青舞蹈团、交大女教师合唱团等多个知青艺术团负责人相约一起前往家中探望重病的陈奕奕。没想到,重病在身的陈奕奕还像没事一样,谈笑风生,在与舞蹈队的二个成员商量今年6月举办上海知青舞蹈队成立十年庆典的演出。上海黑土情知青艺术团团长金捷原先与陈奕奕并不熟悉,但是深为陈奕奕献身舞蹈的忘我精神所感动,高度称赞陈奕奕是一名优秀的舞蹈工作者。几个月来,金捷团长和她的姐妹们一直关注着奕奕的病情,多次到医院看望、鼓励,送去珍贵的药品,并与陈奕奕的女儿随时保持着联系,表达了上海知青艺术界战友们共同的心情。

    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贯的有益于广大群众,一贯的有益于青年,一贯的有益于革命,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呵!”陈奕奕同志是真正做到了。

陈奕奕是我们上海知青的骄傲,陈奕奕为上海知青文化争得了荣光。陈奕奕的生命正像她的名字那样熠熠闪光,永留上海知青文化青史。

 2016年5月15日
 

本期责编:北风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