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云冈丹青引——李藻华采访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07 16:45:46


  李藻华 

 

今年2月,本报曾报道过专业画家梁力强面壁三年画云冈的励志故事。无独有偶,在云冈石窟研究院,有一位潜心作画的职业画家李藻华。三年多来,他以云冈石窟为题材,创作了“亘系列”等一批油画作品。那些功力甚深的油画佳作,既有宝相庄严的佛国氛围,又有雍容雄强的北魏气度,边塞遗风的苍凉浑莽中,别有一种斑驳厚重的岁月蚀痕。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古今中外第一个以原大尺幅去画云冈露天大佛的画家。面对人身不如佛耳高的煌煌巨制,让人不由得想起陆放翁的诗句:“吴笺蜀素不快人,付与高堂三丈壁!”

 

        李藻华的故事


  故事:辞职为画


  李藻华是山东烟台人,从小喜欢画画。小时候,经常在农村的墙及地上涂鸦.......1987年考入烟台艺术学校的李藻华,学习了油画、中国画、书法、美术字、设计等课程。1990年毕业后在烟台市一家企业做包装设计,一干就是7年。对绘画的酷爱,他的业余时间基本上全在画画。期间,他的作品也多次参加省市级画展,他成为烟台市的画坛新锐。有年春节,在北京的同乡卫德章老师(中国艺术研究院著名国画家)看了他的画跟他说:“你应该到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于是李藻华选择了。录取通知书寄到单位时,李藻华喜忧参半。喜就不用说了,忧的是当时孩子刚4岁,单位又不允许停薪留职,想去深造只能辞职。对艺术的执着,让已是科长的他毅然踏上了进京的旅途。

         进修期间,李藻华饱尝艰辛,没钱买画布画框,他就从垃圾场捡废弃的窗框、胶合板及同学们扔掉的颜料盒,刮上废颜料或胶,李藻华至今记得那种小管颜料是天津生产的,叫“飞鹏”牌。真是“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生活上的艰难倒可以挺住,张垦老师的话: “你是在以素描画色彩”让李藻华最感困惑苦恼。怎么办?

         为了提高自己对色彩关系的理解和运用能力,他就留心观察张垦老师作画。老师告诉他,印象派名家莫奈为了研究色彩,从同一个角度画教堂、麦垛等同一物象,对它们在不同时辰、不同季节及不同光线下的色彩变化进行细致观察和研究,从而有了丰富的表现。 


于是在新街口周围的老北京胡同里,就经常出现了李藻华的身影----李藻华用颜料盒(那时的颜料盒是像粉笔盒大小的)画豆腐块那么大的画。练习色彩,天天画这些胡同:天地物、远中近,受光背光......几个月下来,画了几百幅,对色彩纯度、明度、冷暖、及协调等关系,才有了深刻的感悟。

 

  2000年中国著名水彩画家、烟台市第一届美术家协会主席陈兰英见了他的画,帮他在烟台举办了个人画展,名动一时。


  个人画展对画家来说是一次阶段性总结,它既让画家获得声望,也让画家思考:下一步怎么走?恰巧,当年9月,张垦老师打来电话,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徐悲鸿艺术学院,张老师在该院基础部工作,请他去当助教。


  再入师门不但重新有了学习深造机会,他的生活和事业均迎来了转机。2001年,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在海淀成立综合艺术部,他被请去当美术教研室主任。开始了12年的教学生涯。


  2005年,当恩师张垦举办个人画展。面对老师棒极了的风景、人物、静物画,李藻华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受:老师对自己恩重如山,没齿难忘,但艺术上“像”与“似”奈何把握,何处卓我?


  为了缘艺术之梦,2007年他在北京著名的画家村宋庄租了间工作室。从此一边学校教学一边于宋庄从事绘画创作。

  

  《亘系列17窟造像》

 

  《亘系列18窟造像》

 

  《亘系列16窟主佛造像》获山西省16届美展二等奖

 

        故事:薪火相传长者风


  多年的辛勤创作,让李藻华的画风风格独立。他的作品也被机构和个人所收藏。2008年《向日葵》入选北京油画学会首届油画精品展,2009年《禅荷》参加第六届中韩艺术交流展,2010年《鱼归》入选中国油画学会“油画艺术与当代社会”油画展,2013年《向日葵.2012》参加北京油画学会”融合与前瞻”油画精品展并获优秀奖,2013年《和风》入选文化部第十届中国艺术节暨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2014年《亘·云冈石窟造像》荣获“第十六届山西省美术作品展”二等奖,2014年《向日葵》入选中国美协中国梦——实干兴邦第三届中青年油画展,2015年《留守阳光》入选中国油画学会“江南如画”油画作品展并荣获颜文樑艺术奖 ,2015年《云冈之暖冬》入选第二届中国青年油画作品展,2015年《和风2》入选中国美协时代足迹——中国百家金陵油画展……此外,他的作品还在《美术》《中国油画》《美术档案》《人民美术》《油画艺术》《山西日报》等多家报刊发表。与此同时,李藻华还在不断给自己充电。2004年—2006年,他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学习油画创作,获研究生学历;2016年毕业于北京画院。他说:绘画的交流学习能让自己的绘画生命更鲜活更感人,我得多画画。


  在被问及最得意的作品时,李藻华的回答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是我的一个学生,她叫李玉川。”


  李玉川是一位江西女孩,上小学5年级时因为一次意外导致下肢瘫痪。她师从李藻华学习油画,李藻华从削铅笔、握笔开始教她,四年后,这女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后考上研究生,今年又成为中央美院油画专业的博士生。前几天, 李玉川刚刚来过云冈礼佛谢师。看着李藻华说起爱徒时比自己获了大奖还开心的样子,你就会理解孟子为什么把“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列为君子三乐之一了。李藻华希望玉川将来不仅能有份好的工作和生活,更能在艺海中绽放异彩。


  李藻华从事美术教育12年,他努力发现每位学生的艺术专长,因材施教。这种态度源于恩师张垦。张垦老师虽已过世,但师德师风,薪火相传。

 

  《云冈之岁月无声》
 

  《亘系列12窟伎乐天造像》

 

       故事:云冈石窟入画来


  宋庄的前身是圆明园画家村。在宋庄,李藻华认识了山东老乡、较早从事当代实验性水墨画的前卫画家鹿林,又通过鹿林认识了很多画家“村民”。嗜酒的画家们冬雪围炉夜话,长夏种菜莳花。看画谈画,畅所欲言,这样的环境让李藻华的艺术视野更为广阔。他选择残荷画了四年,荷残藕出,有形无形,留白留空,色如墨,墨色相合,画面中的大气磅礴是一个孕育的开始吧......留得残荷,不为听雨,仿佛就是为了画云冈石窟做准备。

           2012年4月初,北京画家孙均老师邀请李藻华到云冈石窟写生。他的画风引起了云冈石窟研究院院长张焯的注意。写生回京后,他根据写生素材勾画了几幅云冈石窟历史画小稿。为此画稿张焯院长十分重视,几次到宋庄他的工作室给予史料帮助及探讨调整,这期间也看到他画的一幅6米宽、2、5米高的反映山东渔民生活的大画,觉得他很适合画云冈。2013年,云冈石窟研究院把一间140多平方米的活动室腾出来改造成画室。李藻华入住云冈石窟。


  李藻华来云冈石窟后的第一张佛像画了两个多月时间。他说:“一开始觉得哪都对、哪都准,稍退远一点看,又觉得哪都不对”。他发现北魏云冈造像对形的处理看似简单,其实圆里有方,方里有圆,想画准太难了。正是通过这一张油画,让他对佛像产生了兴趣。


  张焯说:“李藻华无数次穿行于洞窟之间,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令他感动的景象与画面,记录下时光流转中短暂呈现的神圣气场,记录下默默凝视时感觉到的人神对话。他先是被北魏工匠高超的造型能力折服,随后是被千姿百态的和谐气氛所感动,再后是被博大宽宏的宗教精神所陶醉,由此一步步走近云冈,走进洞窟,进入当年建筑、雕刻艺匠的内心世界。他的云冈石窟油画,也渐次从生硬到娴熟,从单体到组合,从形肖到神似,从重点刻画到局部写意,从光影纪实到氛围营造,不断发现,不断感悟,不断深入,可谓渐入佳境。无论描写神采奕奕的佛像,还是勾勒岁月沧桑的佛影,无不表现出动人心魄的云冈精神。那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象征,真诚、自信、阳光、博爱、伟大,充满了积极向上的阳刚之气,洋溢着普度众生、走向辉煌的高尚之美。”


  2015年,李藻华完成了原大20窟露天大佛画像,画像从头顶到锁骨,高六米、宽九米。他说:“当时越画越感觉不仅仅是越对佛顶礼膜拜,更深深的对开山造像的古人越崇敬。那样的大像是集体智慧的结晶,那高度的协调性、对称性,就像一个人做出来似的。”


  2016年在北京昌平九华山庄举行的画家画云冈预展时,去了很多当代中国油画界的名家。中央美院教授、中国油画学会主席詹建俊先生兴奋地说:“云冈石窟本身就令人震撼,在展厅内看到原大的20窟巨幅佛像,感觉更大更震撼。”

         云冈石窟研究院党支部书记王雁翔参加了那次预展。他说:“云冈石窟是世界文化遗产,比诸敦煌莫高窟,有着皇家营建等明显优势。既然敦煌能够滋养张大千那样的画坛巨匠,多元文化交融荟萃的云冈石窟,就应该为画家们提供更多的艺术启迪和创作灵感。希望画家们与云冈石窟互为倚托,相得益彰,留下珍贵的传世之作。”

         说起云冈和大同,李藻华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我打小就知道大同产煤,老家管烧的煤叫‘大同块’,当老师的时候,有两个学生是大同的。大同的空气、美食、风景都非常好,尤其是到了秋天,郊野风光很适合写生。大同人更好,我交了好多大同朋友。”


李藻华说,云冈艺术的魅力对于他的绘画艺术影响不是语言能够阐述的!


李藻华向记者透露了他的一个心愿:等到机缘成熟时,希望在国内外举办云冈主题油画巡展,让全世界的人感受云冈文化的博大!


  丹青盛事,值得期待!

 

  《亘系列11窟供养人造像》

 

(记者  梁有福


大同传媒全媒体  旅游频道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