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岁月如歌 · 上卷 第三十九章 第一节 虹霓拷粪酸搭档 贼骨布褴传十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1 16:56:59

不过,事情还得从屠三弟这对夫妻身上说起。

记得去年大年初一去虹霓拷粪的外出。在这个爱肥如珠的江南农村来说,真是达到了视粪如命的境界。

县、公社的农资公司,始终想尽各种办法,通过各种渠道与上海的多个环卫部门签定了大粪供应的协议,用以保证本县农村的肥源供应。

也就是这个原因,一般从上海最后一批运送大粪的船队总是在年底浩浩荡荡地来到虹霓这个农村小镇,在这里中转了上海大粪。

这样大年初一去虹霓拷大粪,就成为了这里农村的一个惯例。

每当生华接到虹霓拷大粪的通知后,就会习惯去仓库场的白墙壁上查一查外出轮流表,再去通知排到出差的人员,并把相关事项交代清楚。

今年底的虹霓拷大粪,轮到的人员是屠三弟与阿能婆两个人;这两个人的中间还插着屠正观、陶勤根。但是,屠正观和陶勤根一个已经陪母亲去上海看病走了,另一个是寒底刚结婚,新年这几天是非常忙的;所以,生华只好把屠三弟与阿能婆派去出差了。

一般来说这也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就是因为这两个人在一起总是钉头碰铁头,谁也不肯买谁的账。

三弟,是个算细账的个性,而阿能婆是个既算细账又算死账的人;生产队里人人都知道,这两个人碰到了一起,就有得好戏看了。

怎么个说法,给你讲一下这么一两个小故事吧。

屠三弟自从上次偷了姚家湾大木船上的新平齐板后,就落得一个被人背后称为“贼骨头”的称号后,就已经与本队的阿能婆在坊间并驾齐驱齐名了。而阿能婆虽然年近六十,但,长时间喜欢贪小便宜已经在众人眼里不值分了。

比如,阿能婆平时出门,不管是下地劳动,还是闲暇手挽胡提篮割草,甚至是去牛浦镇集市或走亲访友。腰上总是拴一条围身布褴,而这条围身布褴又已经仿佛是隔世千年的陈旧,隔世千年的破烂与隔世千年的邋遢。

说是什么颜色呢?按理说,江南水乡农村的围身布褴的正宗颜色应该是靛青蓝色的,可他身上的围身布褴已经是蓝灰色,还是蓝白色;反正已经是无法确定其颜色了。

常规上看,普通的围身布褴比较宽大下摆很长,可以把脚板也差不多遮起来,但他的围身布褴却在膝盖还上面一点,围在腰上活像印地安人的短裙。

但是不管大伙怎么看,他就是会天天拴在腰上,可这已经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时代了啊,谁还用这个老古董式的围身布褴啊?而且还是大老男人呢?时间往前推上十五年,人们也只看到的是老年阿婆冬季用以保暖才拴在腰间的呀?

真是个天作孽了。

不过,他拴上了这块围身布褴,倒也真是成了一道看不完、道不尽、笑不够的风景呢!

至于做什么用?你问他。他就是冬天说保温暖,夏天说遮灰尘。

其实不然。

人人都知道,这围身布褴拴在他身上有三大功能;哪三大功能?

前面他自己说的保温暧也的确算一大功能,因为当时他的家庭负担的确也是非常沉重;膝下共育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而且老父老母双全,他又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可以一起承担对父母的赡养义务;所以他的家庭负担在生产队里是特别沉重。

平时家里连糊口的粮食还需要番薯南瓜胡萝卜和新嫩蚕豆,甚至要用青菜、花草充饥呢,吃得家人个个面黄肌瘦,人人有气无力;哪里还有好衣好衫穿上身呢,大家能够穿得不露肉肉,就已经算是不错的啦!所以,轮到他穿上身的衣服,当然可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所以,他冬天用上围身布褴,人们对此却也无可厚非了。

但不管他怎么说夏天遮挡灰尘这个理由,却不尽其然;怎么理解?

何须解释,众人皆知。你若想知,我就把实情告诉你吧。

  阿能婆夏天也把围身布褴拴在身上,就是为了凉快、方便与节省;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理由。所谓的挡挡灰尘,纯属借口罢了。因为这样的故事在以屠家村为圆心,向外辐射十公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往期回顾:

母亲散记十七 忍得一时 享得方长

《大路朝天》第一部 岁月如歌 · 上卷 第三章 第二节 缓缓神峰回路转 团团圆云开日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