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荡气回肠的名字:猫屁股!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13 16:20:29


逐风流

作者:小鱼大心


猫爷的名字就整个江湖而言,那简直是如雷贯耳,任谁一听到此名号,脑中景象立刻缩影成一道惊雷劈过,呈现银色的呆滞空白。
  就这么说吧,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远至深宫内院,近至武林江湖,任你是半身不遂还是脑血栓后遗症,但凡手抖不能自理,脚圈地练习签名的,只要一听见有人说起猫爷的事迹,当即竖起耳朵,手也不抖了,腿也不画圈了,直接改为上下两牙快速叩齿。
  说这还别不信,就单单猫爷这名字,还曾经引起一出……血案!
  话说前街右拐第四家的王麻子,就是一脑血栓患者,于某天颤巍巍溜达街面时,听见茶楼里有人讲起猫爷的最新动向,当即晃悠了过去,听到激动处,上下齿咯咯叩击,那多年腐蚀的大黄板牙,就这么咔吧一声断裂,直接以不可抵挡之势飞了出去……
  砰地飞进了某位胡子爷的茶碗里,那粗胡子大爷当即大叫一声:“暗器!”一把大铁刀随之出鞘!
  却不想这刀是个地摊货,这一用力不可,刀从刀把里飞出,硬是抹了另一个客官的脖子……呃……确实的说,是……脚脖子。
  结果,可想而知,茶楼乱成一锅杀猪汇菜,各位自缢为武林人士的游侠,不免伸手较量一番。
  此版本传了N个经典段子,官家曰:那猫爷名气太大,图谋不轨,教众遍布天下,单是因为有人提其名讳,便被教众下毒谋害。
  江湖曰:猫爷果然厉害,神龙见尾不见首,不但藏身与市井之中,更能发力于他人牙齿,借力于他们大刀,惩戒不敬者,实乃高手啊!啊!啊!
  其实,这也不能怨猫爷太出名,就其干得那几件事,单单拿出一件中的边角余料摆在桌面上,也够人们茶余饭后拍着大腿灰当调侃材料的。至于,调侃内容,就只能且听下回分解了……
  猫爷以前不叫猫爷,猫爷以前叫猫儿,那是乳名,听起来乖巧的很,至于大名,便不足为外人道也。猫儿之所以叫猫儿,不叫狗儿,不叫耗儿,实在是能推演出一部可歌可泣的血泪历史。
  嘿,你还别对这个名字不满意,要知道,好的名字是靠坏的名字比较出来的,就猫儿这个名字而言,那绝对是响响亮亮、朗朗上口、天造地给的一个好名字!关于这一个倍受历史推敲的好名字,我们最终还是要感谢第一任抱养猫儿的好心人。
  花家老两口住在‘花蒲村’,全村上下五百多口,几乎都姓花,即使不出门,也知道东家常西家短,哪家鸡下了蛋,哪家媳妇儿生了娃儿。
  花家二老这半辈子都是脸朝黄土背对天,唯一坚持不懈的努力就是制造下一代。可花四娘的肚子,那叫个闷声不响,一年没怀上,两年没个信儿,三年连个蛋都没见到。
  这炕上滚过、河里摸过、苞米地里爬过、土坡后捣动过,经历过十五年奋战,也愣是没有结出一个果儿。
  眼见着过年了,花爹花四娘看着人家的大胖小子急红了眼,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花爹揣上一串子铜板,打算绕过后山那个偏僻的林子,到集市上给花四娘扯两块花布,再添两灌盐巴和几斤面食,也好过年了。
  这一来一返,花爹端是走了六天,因为今个儿是年三十,花爹急着回家,顾不得披星戴月,一个人揣着花布走在时常有野兽出没的山林里,心里却是抖得慌。
  隐约间,似乎听见有东西在咯咯跳着,再一细听,又似村里传闻的女鬼娇笑,当下腿一抖,脚一滑,整个人就从难行的山腰滑了下去!
  滚落下滑中,噌得脸颊生疼,终是停下后,用手一摸,血糊糊一片。
  要说老爷们家家即使破相了,也不算个事儿,但花爹确实被眼前的那冒着绿光呲着白牙的东西吓到了,连呼吸都忘记了从鼻孔里进出,只能呆呆地望着那头狼循着血腥味,亢奋地喷着热气靠近着。
  要说这生死一刻,花爹却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是那两条腿抖得没有一分力气,连逃都不会了。可即使逃,赤手空拳的人,又怎么能跑过狼?
  就在花爹两眼一闭的等死瞬间,娃娃那清脆的咯咯笑声传来,诱得花爹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侧目寻去,但见较为隐蔽的避风洞穴旁,隐约藏着一个被包裹在小棉被里的奶娃,正咯咯地笑得欢实。
  而那头凶悍的母狼,却温和地趴在小奶娃身旁,警惕地盯着花爹,用自己的狼乳喂食着小奶娃。
  这一幕,完全震撼了花爹。每每想起,都感叹是小奶娃救了自己的命,是自己的福星。
  小奶娃的笑声被狼奶堵上,吱吱吸得分外亮相。这……是小奶娃的第一口奶。
  花爹在震惊过后,只想着如何脱身离开,但母狼的目光却嗜血凶狠地盯着他,怕是稍有异动,就会扑过来将其撕碎食之。
  再者,即使花爹看见母狼喂那小奶娃,本性善良的心思仍旧担心狼性难驯,怕是下一刻就咬断了下奶娃的脖子,食其细嫩的血肉。
  花爹大气也不敢喘,在腿恢复了三分知觉后,才想着做逃跑的打算。
  就在花爹的极度紧张中,远处传来一声痛苦的狼啸,喂食奶娃的母狼当即支起身子,向远处眺望,却又焦躁地回过头望向奶娃,对着花爹呲起白亮的狼牙。
  就在花爹以为这头母狼要先咬掉自己的脖子时,远处又传来一声呜咽似的悲鸣,那母狼当即飞扑而去,独留下花爹和奶娃。
  花爹在母狼怕后,一咕噜爬起,抱起小奶娃就往家里奔。
  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一鼓作气跑家后,做在炕上时,才晓得冷汗出透棉衣,腿上划开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花四娘吓得脸都变了色,急问:“这……这……这是怎么来?从……从哪里抢来的娃啊?”
  花爹嘘了一口气,忍着痛,将来龙去脉简单讲给花四娘听,老两口一直认为,这孩子就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福星。
  若没这孩子,花爹今天怕是回不来了。
  花四娘给花爹洗了脸,上了些草药,把伤口都包好后,老两口着就围着小奶娃逗弄着,看着那小小的、红扑扑、皱巴巴的小生命,心里就跟渗了蜜糖似的,笑得连脸上的伤口都不觉得疼。
  把柴火烧暖了,将包裹着小奶娃的被子打开,也没发现什么类似字的东西证明身世,只知道这是个女娃,包娃儿的被子是好料子,八成是有钱人家的弃婴。
  花四娘说:“这么好的娃儿,都舍得丢,真是造孽啊。”
  花爹皱眉:“既然能丢,咱捡到了,就是咱家的娃!”
  花四娘一脸坚决:“对!她爹,这娃就是咱家的娃!看这娃儿的样子,应该是刚出生的,这红皮还没退呢。今天三娘家也生了个丫头,我等会儿去说说,就对外说三娘家一起生了两个,这娃儿是三娘过继给咱们的,成不?”
  花爹一拍大腿,痛得倒吸口冷气,脸上却笑开了花:“这个好,这个好。”
  花四娘笑出了一脸的幸福皱纹,用粗糙的手指逗弄着小奶娃,惹得小家伙咯咯直笑,欢实得狠。
  花四娘一愣,疑惑的问:“她爹,刚出生的娃崽会笑吗?”
  花爹寻思道:“哪个晓得?”
  花四娘续又开心起来,逗弄道:“咱家的娃儿性子好,天天笑哦,天天笑。对了,她爹,给咱家娃儿起个名字吧。叫啥好呢?”
  花爹挠头:“这孩子跟狼有缘,要不,叫‘狼崽’?”
  花四娘一眼瞪去:“她爹,这是女娃的名儿吗?再说,怎么能叫‘狼崽’?咱俩可不是狼。要不,就叫‘人崽’?”
  花爹怒目:“你个疯婆娘!人生得能叫崽吗?”
  关于娃娃的名字,着实难为了两个没什么文化的庄稼人,思前想后,愣是憋成了便秘样,二老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名字,还险些为了娃儿的名字红了脸。
  于是,花爹跟花四娘商量:“要不,咱也按村子的规矩,明天一早儿推开门,看到啥,就叫啥?”
  花四娘担心道:“孩她爸,咱门口可栓着‘大黄狗’,这名字,不中用吧?”
  花爹皱眉:“那我就不往地上看。”
  花四娘点头,却道:“可院子中间,是咱家‘积酸菜的大缸’。”
  花爹一狠心:“我就往天上看!”
  花四娘扑哧一乐:“成啊,这叫个燕儿啊,枝儿啊,柳儿啊,都不错。孩她爸,这天也快亮了,你去看吧。”
  猫爸雄赳赳气昂昂踏上破布鞋,忍着腿上的痛,深吸一口气,如负重担般地抬起头,推开了那扇破旧的木门……
  只听一声猫叫过后,一个华丽丽的名字,就这么产生了!
  花四娘急声问:“孩她爸,到底看到啥了?”
  花爹用瞬间老了十岁的声音,无不疲惫地气馁道:“猫屁股……”
  哎……话说无巧不成书,当猫爸推开门口,一只大花猫正从房檐跃向对面的大柳树,对栓在树底下的大黄狗耀武扬威,而留给花爹的,就是那张无以伦比的猫屁股。
  天意啊,天意……
  就这样,在嗷嗷待哺的小猫儿懵懂无知中,赫然被扣上了一个老天赐给的名字:花猫屁股。
  花四娘花爹十五年喜得一女,虽然是个丫头片子,但那喜悦之情,可想而知。所以,从猫儿来到这个家的那一刻开始,猫儿即是猫儿,更是老两口的眼珠子,容不得一点的闪失。也许,也是以为‘花猫屁股’的大名太过响亮,响亮得让老两口内疚无比,便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纵容了猫儿的拳霸乡里行为。
  更何况,任一个心怀善念的村里人,也不会对这么一个在打架时瞪着纯净得如同两汪清泉的眼睛愤怒。
  于是,在猫儿的成长史里,猫儿的掐架事件,便是赫赫生辉地拳头旅程,完全见证了一代恶霸的嚣张成长史。
  唯一值得老两口欣慰的事,猫儿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哭过,却不是傻子。

有人以为老虎屁股摸不得,认为那花猫屁股就能摸得?其实,那是大错特错,但凡认识猫儿的人,下至刚会哑哑学语,上至年老哇哇掉牙,都会告诉你一个道理:猫儿是老虎的师傅,所以,那屁股,更是摸不得啊!
  由此可见猫儿在‘花蒲村’左邻右舍心中竟比那山大王老虎还威风呢。
  话说猫儿的大小战役,那可真是数不清、道不明,怕是写‘正’字做记录,那也得用上一山坡黄土,还得是写了擦、抹了写。
  不过,这也不能怪猫儿嚣张,谁让她初战就挑战了极限,且大获全胜,直接导致了她日后的狂傲之举。
  如果,我们说如果,如果猫儿首战即以失败告终,那么,猫儿也不至于在小小的心思下,就埋藏一个不为人晓的认知,那就是:我很厉害啊!
  看,这就是自我膨胀原理。
  也许没有人相信,猫儿最先学会的,不是走路,而是小跑;最先出口的咿呀之语,不是爹爹、娘亲,而是‘打!’。
  对于这样的第一次战役,岂有不胜之理?
  事实情况是,在猫儿没有发威前,全村五百来口都是非常喜欢往花四娘家跑的,不但因为花四娘烧得一口好酒,更是因为那个粉雕玉砌的小奶娃,实在嫩嫩地招人喜爱,尤其是那双猫眼眸子,圆滚滚别提有多可爱。任谁都想捏上两把小脸蛋,稀罕一下。
  于是,隔壁邻居抱儿子花耗来玩,大人们东家常西家短的闲扯着,一个刚刚三岁的小男娃花耗和一个还没有学会说话的小奶娃猫儿便放在大炕上,彼此眨着清透的眸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好奇地打量着彼此的水嫩小脸蛋。
  两个小家伙,在相互的打量中,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意识,便亲昵的靠近了几分。
  花耗盯着猫儿那猫样的小脸蛋,更是欢喜得不得了,不时的伸出小嫩手,扯上一扯,点了一点,掐上一掐,见猫儿不哭不闹,更是找到新玩物般有持无恐。
  花耗望着猫儿那璀璨异常的猫眼,越看越喜欢,便起了小小的占有心思,想将那亮晶晶的宝贝拿到手中玩耍。于是,便伸出嫩嫩的小手,亮着锋利的小指甲,非常执着地抓向猫儿的灵动大眼!
  吃疼的猫儿摇晃着小脑袋,下意识的闪躲着疼痛。
  而花耗却是直要将那璀璨的琉璃珠子挖出来,放到兜兜里,留做自己的宝贝。
  大人们仍旧大口喝酒,扯着嗓门吆喝着已经被吐沫湮烂的村里事儿,没有人发现大炕上已经上演起这硝烟弥漫的血腥大战。
  而小孩子的事,真得让人琢磨不透,即使猫儿疼痛,却也不肯哭叫一声,只是拼命地躲着,时不时伸出爪子,张着小嘴,无力而愤怒地回击着。
  花耗利用猫儿只会爬、不会跑的劣势,打一下就跑,掐一下就跑,踢一下就跑,惹得猫儿火光正茂,急红了猫眼,却倔强地伸着爪子,努力做着防卫。
  在这样龙虎相斗的数个回合里,猫儿已经被抓画了小脸,气愤异常的小家伙,将眼睛瞪得雪亮,终是在小男娃再次攻击跑路后,晃动着小身子,举着小拳头,迈着不稳的小步伐,抬提软软的小腿,拼劲全身力气地追了上去,口中还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打!”
  花耗不知道猫儿会说话、会小跑,一时间,竟被猫儿扑倒,两个肉乎乎的小家伙跌落在一起。
  猫儿那一声打,绝对惊动了大人的听觉,便看见猫儿趴在小男娃的身上,小手用劲全力地掐在男娃的脸颊两侧,咧着口水泛滥的晶莹小嘴,滴落晶莹的口水在小男娃的嘴里,算得上一个人的吻痕?
  花耗被掐得大哭起来,那声音,绝对洪亮!
  花爹、花四娘忙将两个小家伙抱开,但见猫儿鼓着红彤彤的小脸蛋,举着小拳头,仍旧勇猛地往上扑,而被打的花耗则是扯着嗓子一顿哭嚎,怕是被掐得不轻。
  至从那次战役之后,猫儿又和花耗干了几次架,仿佛八辈子的仇家般,见了面就打,打不过就挠,挠不过就掐,掐不过就咬,咬不过就啃,将整套无赖拳法发扬得淋漓尽致。而且,花四娘花爹越发的觉得,猫儿好像天神力,那小胳膊轮起来,捶得人那叫个疼!
  不过,小孩的事儿大人们永远说不准其中道道几个九,也不晓得什么时候,猫儿和花耗就不打了,而且还领着‘花蒲村’的小不点们一起满山的疯。
  这些小不点中,有花三娘家的花小篱,她总是随着猫儿一起跑,却总跑不快,跌倒了,还爱哭鼻子。猫儿不是很喜欢她,但花四娘说,小篱是猫儿的妹妹,要照顾的。所以,猫儿不允许别人欺负小篱,不然,拳头伺候!
  而让猫儿和小篱亲近一分的原因呢,还是小篱名字的由来,听花爹说,也是小篱爹天一亮出门抹摸名,只看见了一排篱笆,所以取名为小篱。
  小篱有个弟弟,叫花锄,是个虎头虎脑的奶娃,经常要小篱抱着哄着,要不就哭得哇哇洪亮。
  花锄的名字不用说,自然是花老爹摸到了锄头后取得好名字!
  要说花耗名字的由来,那更是啼笑皆非,其母在快生产时,被突然蹿出的耗子吓了一跳,那羊水一破,肚子里的娃儿就滑了出来,因为取名为……花耗。幸好当时花耗娘没被屎壳郎吓到,不然花耗今天也一准儿是个外国名字:花家屎壳郎。


  * * * * * * * * * * * * 


  ‘花蒲村’是个朴质得村子,但也不知道能追溯到哪个祖先身上,却都遗传了一身不错的皮囊,即使是做了一辈子庄家活的粗壮汉子,也是又几分挺拔模样地。
  在这样一个山水养人的村子里,猫儿的生活很简单,每天就是吃完满山的跑,跑完了回来睡觉,如果没有她看不顺眼的人,她是不会轻易轮拳头的。
  当然,也有不懂行情的人来挑战猫儿的好战力。
  一个村子里,总有那么几个泼妇,让老爷们也没个拾掇的办法,而要说这泼妇中的泼妇,当然要属‘东村’外嫁过来的张大妈。
  兴许是张大妈家的男人,将眼睛放在花妈身上的时间稍微长了那么一点点,这张大妈便找茬来掐架,还拿捏着小猫儿来说话儿。
  当那张大妈皮笑肉不笑地掐捏着于猫儿的小脸,笑得分外牙碜道:“这屁股,一晃,都长这么大了……啊……”
  已经意识到屁股为何物的猫儿,毫不犹豫地呲着自己雪白的锋利奶牙,一口咬在了那根粗黑的手指上,任你是拉是扯,是哭是叫,就是死活不松口!
  别看猫儿身体小,但那牙齿可是最好的,在张大妈疼痛的哀嚎挣扎中,猫儿硬是紧闭牙关,将自己吊在那根手指上,随着张大妈的抽拉,愣是做了回免费的空中之旅。
  结果,张大妈找了一肚子的晦气,憋了一心窝的怒气,疼了一手指的血迹,灰溜溜地爬回了自家,坐在炕头上,扭着男人的耳朵,张口一顿恶骂,全当消气。
  这不,猫儿捍卫尊严的第二次战役,仍以奶娃之姿,大胜张大妈,从此后,便奠定了她无往不利的霸业基础,已然在猫儿懵懂的记忆里,认定了自己天下第一的村里地位。
  当然,在猫儿的成长里,也有不少人来触碰猫须,来嘲笑猫儿的四字大名,但无一例外地被猫儿狠狠修理了一番,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猫儿屁股嘲笑不得,让他们见证了一代恶霸的拳头里程。
  随着猫儿的成长,她的拳头也开始逐一上挑,跨越了很长年龄战线,堆积了越来越多的战俘,着实为猫儿的战绩又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过也有跨村来挑衅的,都是冲着咱家猫儿的名气呗。
  花四娘教训过,花老爹咆哮过,直说一个女娃家家,怎么能同野小子一样疯闹?这村里上下但凡男娃都被猫儿的拳头修理怕了,等猫儿长大了,谁还敢娶啊?
  猫儿不懂什么娶不娶的,听了花四娘的唠叨只是咧嘴笑上两声,乖巧得让你以为她都懂得,结果,猫儿一边洗干净了小拳头,一边仍无不认真的奶声耐气道:“娘,不是猫儿想打架,是他们让猫儿打他们的。”
  花四娘疑惑:“他们让打的?”
  猫儿认真的点头,比划道:“他们说:‘来啊,打我啊,打我啊!’”
  花四娘又气又笑地拍了拍猫儿满是灰尘的裤子,将筷子塞进猫儿的小手,还是不忍心猫儿饿到。
  猫儿虽然奶气未脱,但却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娃娃,即使遇见强敌,被人打了,也从来不肯求饶,顶多在家老实两天,将眼青养好了,才肯出屋玩耍,然后寻个日子,再报仇。
  若是花耗来寻猫儿出去玩,猫儿一定会抓住花四娘的衣角,喵喵道:“妈,别跟耗子说我这是被人揍的,不然,我这老大就混不下去了。”
  真是……花家有女初长成,啼笑皆非无计数。
  猫儿到底长成什么样,从她开始懂得‘拳头就是老大’的那天开始,便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识过猫儿的真正面目。
  不是说猫儿带着面具,而那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终日被各种灰渍、淤青、抓痕,覆盖,所以,几乎只能看到那双璀璨若繁星的眸子,在孩子的斗争中,闪闪发亮,撼人心弦。
  即使花儿的脸蛋是干净的,花爹和花四娘也担心有人来带走这块心头肉,总是要在猫儿出门前用锅底灰抹上两把,这才放下心。二老担惊受怕了几年,也没见到谁来找猫儿,这颗心才算是放到肚子了。
  闲暇时,二老打量着猫儿,越看越觉得自己儿女长得俊,尤其听着猫儿一口一个娘,一口一个爹,二老那心口的暖和,比喝了蜜都甜。
  眼下,六岁的猫儿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满意,除了打架外,猫儿最喜欢就是窝在暖暖的炕头睡觉,也只有这时候,她才乖巧得惹人怜爱。
  猫儿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尤其是她终于完全真正意义上明白自己名字的含义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笑话她的名字后,便回家跟花爹上诉了要求改名字的内容。
  结果,可想而知,那名字算是老天赐的,怎么可以轻易更改?
  但猫儿是谁啊?那性子跟钢铁一样,不是直的,就是横的,上来倔劲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完全没有弯的可言。
  就这样,花爹终于妥协,承认了当时自己起名字时的作弊行为,笼统地概括了自己所见,真要说精确,怕当时第一个触入眼里的,便那…猫!屁!眼!
  要说这一山还有一山高,当花爹道出了此中真相后,猫儿抱着小腿,极其认真地思索了一下,仔细对比了‘花猫屁股’和‘花猫’的一字千里意中,最后只能妥协,义无返顾地坚持启用了‘花猫屁股’这个荡气回肠的好名字!
  咳……事到如今,有些东西,不能深纠,不能深纠啊。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