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来聊一聊古时发生的灵异事件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8 13:05:11

  一直以来都在讲一些现代发生的灵异故事,其实,古时的人还没有掌握那么多科学知识,所以发生的事情就可能更加光怪陆离了。不过,古人也通过文字详细的记录了当时发生的状况。例如我们所熟知的《聊斋志异》、《山海经》、《搜神记》等等....

  今天的怪谈,我们就来聊一聊古时发生的灵异事件。

  干宝家的鬼怪事

  提起干宝,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头的确不太响,而且还起了一个比较现代的可爱名字,可是,一旦提到中国志怪小说的开山之作《搜神记》,大家都不免惊呼:原来是他写的啊!

  干宝是河南新蔡人,西晋末年永嘉之乱后,干家举族南迁,在东晋朝廷占据一席之地,也称得上是名门望族了。干宝哥哥首先是个历史学家,曾经写过史书《晋纪》,治史严谨行文缜密,算得上上乘史学著作。而后,才是志怪小说的始作俑者,当然,他和他的《搜神记》却是中国文学史上光耀千古的名作而为后人追捧和景仰。

  那么,以研究历史著称的干宝,为什么对鬼神怪异之事那么感兴趣呢?说起来,还有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怖古怪事。

  干宝的父亲生前宠爱一个女子,干宝他老娘深以为恨,时常闹得家里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也不知是不是不能称心如意的缘故,干老爷子一命归西,这位女子哭得是死去活来肝肠寸断,似乎已经预感到自己处境不妙了。没承想,干宝他老娘真的下了狠手,干老爷子的坟墓一修好,干老娘就下令将这女子活活封闭在坟墓里,还饱含醋意地说:“你不是伤心欲绝吗?下去陪这个老东西吧!”无奈母命难违,干包宝纵有怜香惜玉之心,却也无回天之力!

  不过,没几年功夫,狠心的干老太太也寿终正寝。按照当时的风俗,干宝必须将父亲的坟墓扒开,把老娘的尸骨也安葬进去,好让这对原配夫妻合葬,所谓在地也得做连理枝!

  这时,恐怖的事件发生了!

  干宝令人扒开坟墓,却赫然发现,几年前被迫陪葬的那位女子居然伏在他老爹的棺材上,还没有腐烂!更加令人咋舌的是,干宝炸着胆子翻开女子仔细察看,却发现,她还秀色如生呢!非但如此,片刻功夫,居然动了!真的动了!她活过来了!

  于是,这名女子被干宝接了回去,她告诉干宝,几年来,她一直在下面陪伴他爹,恩爱得还像当年一样,在坟墓里虽然暗无天日,但被干宝他爹宠爱着,也没有干老娘这样的悍妇骚扰,过得也是其乐融融柔情蜜意,眨眼之间便过了几年。就在干宝挖开坟墓的前夜,干老爷子已经预知此事,还和美眉置酒畅谈洒泪道别呢。想来也是,干老娘下来陪伴,自然不能留这位如花似玉的美眉在身边了,否则还会鸡犬不宁啊,于是,思量再三,只得忍痛割爱了。否则,在阴间闹家务可怎么好啊?

  这位女子以后怎么样就不知道了,总之,从那儿以后,历史学家、东晋名士外加身居散骑常侍高位的干宝,就开始对鬼神怪异之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四处游历,多方搜集鬼怪故事,汇编整理成书,冠名《搜神记》。

  (《新辑搜神记》)

  相信很多人翻开报纸或点开网页时,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关于不明飞行物的报道。之前也介绍过关于美国神秘的51区的故事。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第四类接触,我国古代就有过记录。

  古代第四类接触

  明朝嘉靖七年,也就是公元1528年,农历五月初三,在云南大理出现不明飞行物。据称,一个“客星”从东南飞向西北,明亮如巨轮,时高时低,时行时停。

  这个明代飞碟出现,自然引起关注,几千百姓都看见了它,足见所言非虚。

  第二天三更时分,也就是前半夜十一点到后半夜一点左右,UFO再次出现,降落在点苍山(大理旅游胜地,著名的阳春白雪即在此地)绿桃村。

  当时,正好一个石匠名叫和庚的,在山脚下打石头,见到亮光,赶紧从工棚里边出来看热闹。只见这玩意很像碾盘,但比碾盘大得多,有一间屋子大小,四周五色光芒环绕,很是炫目。里面似乎有两个东西在动,像人又不像人,很是蹊跷。和庚同学敢在大半夜独自一人在山脚下打石头,想必也是胆大如斗,一时也想看个究竟。不料,一道光芒射出,他就被摄入UFO里边做实验了。和庚同学被剖开胸膛取出心脏,看了看,不疼也不流血,检查完之后又放了回去。两个“外星人”也在亲密交谈,但听不懂。

  一时间,和庚同学又被带进幻境之中,只见那里别有洞天,日月星辰具备,地面呈红色但寒气袭人,有点像冻土(怎么看怎么像火星)。到处看不见庄稼和房屋。“外星百姓”都长得很有个性,一张圆脸上面长三只眼睛,男女老幼不分,都穿奇装异服,基里古拉说着鸟语。和庚同学还没参观明白,眼前就一片模糊了,渐渐失去知觉。苏醒后,发现自己还在打石场,昨晚的事历历在目,却又像大梦一场。回到家中,家人一见他都哭得七死八活,和庚同学纳闷,问半天才明白,自己已经失踪一年多了,家里人都还以为他被野兽叼去吃了呢。如今安全归来,一家人不由得喜极而泣。笔者(系记载这事的古人)听到这事后,觉得太稀奇了,亲自赶到大理看望和庚同学,和庚亲切地接待了“我”,宾主之间在极为融洽的氛围下就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进行了友好会谈和磋商,会后,和庚同学还慷慨地撩起衣服,让我看了他肚肚上的印记,不过是一道浅浅的红色线痕罢了,也没啥了不得的。后来,我和和庚同学再次会面,他都五十三岁了,居然相貌还像几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真是怪事。客星幻化的事史不绝书,大理国记事簿都有记载,可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客星到底是什么玩意?是人还是妖抑或是神仙?见过的人究竟是福还是祸呢?也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一件类似于目击UFO事件,更加扑朔迷离。故事发生在清朝光绪六年,也就是公元1880年,还是倒霉催的夏天,农历五月初八,湖北松滋县西岩嘴一个农夫覃某,清早起身到午后山林散步,忽然,看见灌木丛中一个东西在闪耀光芒,五彩缤纷煞是炫目。覃某懵懵懂懂,也是一时好奇,凑了上去,不料身体飞举腾空而起,片刻之间已经身在云端,耳边风声呼啸,飞驰于白云苍狗之间,很是惬意。等这哥们儿缓过神来,吓得够呛,再加上恐高症什么的,立马就尿裤子了。可是身在半空之中,压根就不听使唤,只得咬牙坚持随风飘飞。忽然,就好像是飞机没油似的,正飞得痛快的覃某直直地从高空坠下,这下可好,汗又浸湿了衣服。不过好在落在一处山野草地上,没有受伤,覃某环视四周,但见层峦叠嶂崇山峻岭,却是稀里糊涂不知身在何处,不由得惊骇莫名两股战栗。

  恰巧,一个樵夫哼着山歌走来,覃某如见救星,赶紧上前拜见,并说自己是湖北松滋县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到这里。樵夫很诧异:哥们儿,你不会是开玩笑吧?这里可是贵州,离湖北几千里呢!瞧瞧你的裤子吧,就你这德性,能知道怎么来的才怪呢!

  覃某惊呆了,也不争辩,连忙询问下山路径,樵夫见他可怜,也就指给了他。

  覃某一路乞讨,历经十八天才回到故里。回想当日那个发光物事还有这些天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百思不得其解。


  张子能夫人:死了都要爱

  南宋太常博士张子能,娶妻郑氏,长得花容月貌美艳动人,可惜是个病秧子,年纪轻轻就得了重病,临终之前,她对张子能说:“我死之后你一定会再娶,以后不必挂念我了。”

  张子能哭泣着说道:“我怎么会忍心那么做呢?别胡思乱想了。”

  郑氏说道:“除非你发誓我才信!”

  张子能对天发誓,决不再娶,若违背誓约,必为阉人,不得善终。

  郑氏这才放下心来,说道:“我死了之后肯定会发生变异,会很恐怖,所以停尸三天当中,不得让人看管,三天之后再下葬。”张子能含泪答应,郑氏撒手人寰。

  可是张子能不忍心遵照夫人叮嘱办事,还是依照风俗,令一个老妇人照看郑氏尸体。老妇人看惯尸体了,也丝毫不以为意,就睡在郑氏尸体旁边。

  半夜三更,老妇人还在熟睡,忽然听到动静,恍惚间看见郑氏苏醒,叹息三声,坐了起来,随后饶室徘徊,形容可怖好似夜叉。老妇人吓坏了,怪叫起来,外面守卫的军士闻讯闯进来,也吓得够呛,都两股战栗不敢轻动。那夜叉好像没看见人似地,到处查看,家里上下很细致地绕行一百圈才回来,躺回停尸房恢复常态。过了好久,家人才进屋查看,发现郑氏已恢复旧貌,这才匆忙入殓下葬。

  三年之后,张子能升任大司成,也算得上春风得意。右丞相郑洵仁想招他为婿,但张子能一直惦记和亡妻发过的誓约,迟迟不敢答应。郑洵仁当时正蒙皇帝恩宠,便请皇帝下诏赐婚,张子能见圣旨一下,也是无可奈何。成婚当晚,皇帝赐给张子能珍珠帐,价值缗钱五十万,可谓恩宠有加,但张子能依旧闷闷不乐夙夜忧叹,对新婚妻子也很冷淡。

  不久后,张子能在书房午睡,朦朦胧胧之间,见郑氏从窗外飘然而入,指着张子能就骂道:“以前你是怎么说的,如今这么快违背誓约?你知道吗,灾祸不远了!”说着说着,就冲上来一记“猴子偷桃”,张子能只觉下身痛不可当,怪叫一声,郑氏已不见踪影。下人闻声而至,四处查看,却什么都没看见。从此之后,张子能就成了活太监,可怜宰相女儿守着活寡还不明所以。数年后,张子能抑郁而终。

  南宋 洪迈《夷坚志》


  飞来艳福千万当心

  有一个叫段宰的人,带着妻子住在婺州(今在浙江金华)浦江县的一处僧舍内。有一天,段夫人在门口歇息,一个女人来乞讨,很是可怜,段夫人见她模样也还周正,又正当壮年,就问她的情况,女人说自己没有丈夫也没有亲人,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只得乞讨为生。段夫人动了心思,说道:“既然这样,你何不做人家的小妾而甘愿做乞丐呢?”女人答道:“我不是不想,只是我贫贱命苦,没人肯接纳我啊!”段夫人说道:“那你干脆来我家得了。”(自己一家还寄居僧舍,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给自己老公找小妾,真是可笑可悲。)

  女人说道:“要是我能到您家打打杂勉强过活,可真是老天有眼啊!”

  段夫人很高兴,请她进屋,沐浴更衣,打扮一番,果然有一分颜色。教她做饭,十天即会。教她唱曲儿,一个月内也学得像模像样,也算得上兰心蕙质了。段宰心花怒放,给女人取名莺莺,收为偏房。一夫两妻倒也过得自在,一晃五六年过去了,段宰因为莺莺来路不明,还是时时提防她,担心她哪天就跑了,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看得很紧,几乎寸步不离。

  有一天深夜,一家人已经熟睡,门外有人呼喊,自称是莺莺的丈夫。

  段家仆人很生气地说道:“莺莺没听说有什么前夫啊,即便真像你说的那样,也得等明天天亮再说了,主人家都睡了!”

  那人很生气,在门外大呼小叫:“你再不开门,我就从门缝里挤进去了!”

  这时,段宰夫妻、莺莺都起来了,莺莺看上去很高兴,说道:“他终于来找我了!”说罢也不跟段宰打个招呼,就要往外走。段宰很生气,提着一个灯笼紧随其后。只听一声巨响,灯笼灭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四周也静得吓人。段夫人很害怕,唤来婢女点上灯,一起出外看,被惊呆了:段宰七窍流血面目狰狞而死,样貌极为可怖。再看大门紧锁,丝毫没有开过的痕迹,莺莺已经不见踪影了。

  看来,这突如其来的艳福,一般人可是承受不住啊,一着不慎,可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啊!只是这莺莺也太可恶了,段宰毕竟救她于水火之中,五六年夫妻情分,即便是他小心眼倒霉催的,也不至于弄死人家啊!无论做人还是做鬼狐,还是要厚道嘛!阿弥陀佛!

  《夷坚志》


  周史卿:还我肉身来!

  周史卿,建州浦城人(现在福建建瓯一带)。北宋元佑初年(公元1086年),他到京城赶考,途中遇到一个道士,二人相谈甚欢,周史卿因此迷上修炼道术,就放弃进京赶考的机会,返回故里,带着妻子儿女隐居由果山,终日炼丹乐此不疲。后来,名声大噪远近闻名。士大夫经过此地,都上山拜见,以示尊道爱贤之意(都想沾点仙气呗)。

  吕吉甫(也就是吕惠卿,字吉甫,北宋著名政治改革家,王安石变法的二号人物,但为后世史家诟病不少,多认为他是奸佞之臣,但有失偏颇。)从建安(今福建建瓯)移官至宣州(安徽宣城),路过由果山,吕惠卿当时患有足疾,不能走路痛苦难耐,上山拜见就是想让周史卿帮忙治病。周史卿请吕惠卿伸出脚来,发功治病,又令人用扇子狂扇,吕惠卿只觉得脚底冒火一般滚烫,直冲心脏。过了很久,热气散去,脚病真的好了,从此健步如飞青云直上,否则以后吕惠卿入阁拜相,一瘸一拐的也不雅啊!

  周史卿在山上隐居二十多年,苦练仙丹,终于快要成功了。当晚,风雷大作,暴雨如骤,周史卿就觉得不妙。第二天早上一看,果不其然,练成的丹药不翼而飞。周史卿苦思不解,就想元神出窍出去寻找仙丹,元神出窍纵横驰骋天宇之间,也比肉身羁绊找的容易。临行前,周史卿再三叮嘱妻子:“我元神出窍要七天之后才能回来,可不是真死了,一定要照顾好我的肉身,绝不能将尸体火化或者损坏了!”妻子自然应允,悉心看守。

  周史卿和一个和尚关系很好,和尚听到消息,来祭拜周史卿。见肉身不下藏,便极力劝说周夫人:“修道之人视骨骸为粪土,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惜的?再说了,我跟周兄一道修炼多年,你还不信我?烧了吧!”周夫人也看自己丈夫的确没气了,就架不住和尚撺掇,哭着喊着就把丈夫的尸体火化了。

  第二天,周史卿的魂魄就回来了,一看肉身被火化无可托身,简直都要吐血了(如果魂魄有血的话)!他无法现身,在空中斥责妻子,而后就离开了。

  又过了一天,那僧人又来了。周夫人自然恼怒地要责怪他,和尚很纳闷,说自己刚接到噩耗,从外地赶来的,前天还在路上。这下该轮到周夫人吐血了!她意识到,前日来的肯定是妖魔鬼怪幻化成和尚模样,目的就是毁坏丈夫的肉身,不料居然得逞了!

  而后,家人将周史卿画像供奉在僧舍,日日香火不断,更妙的是,每日都能在地上寻到四文钱,不知是不是周史卿给供奉的人发的工钱。他家还留有一罐醋,很多人都来舀醋,醋却从没干涸过。本县人刘翔感慨地说道:“果由山浅陋狭隘,根本不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意思很显然,周史卿隐居选错了地方。

  这则故事让我想到了八仙过海中的铁拐李,简直如出一辙。好端端一个帅哥,元神出窍,归来时发现家人损坏了肉身,无奈之下魂魄四处游荡,发现一个拄铁拐的乞丐刚死不久肉身没坏,只得硬着头皮钻进去,就成了我们熟悉的“铁拐李”了。


  艳遇惊魂

  赵应之、赵茂之兄弟俩,南京人,皇室远亲,和吴家小员外关系很好。一日春光明媚,三人结伴畅游金明池,路过一家酒店,店旁花草竹林疏疏落落很是雅致,桌椅器物也摆放有序很是整洁,三人腹中空空,见这地方不错,就进去用餐。店里只有一个姑娘跑堂,长得妩媚动人,三人都是年轻后生,一见美女心痒痒,言语挑逗,美女居然落落大方,坐下来和三人共饮,相谈甚欢。这时,店主夫妇回来,美女赶紧起身,说父母归来不便共饮。三人也觉得无趣,付账一走了之。

  此后,三人都对那位美女念念不忘,尤其是吴小员外,简直是魂牵梦绕,思慕日深。

  第二年春天,三人结伴故地重游,来到这家酒店,那位美女已经不见踪影。忙问店主,店主含泪说道:“去年我们外出,女儿在店中看管,不料我们回来,看见她居然和三个轻薄男子一起饮酒,就忍不住教训她几句,女儿自幼柔弱,被责骂几句就受不了了,抑郁数日就去世了。门外那座小坟丘就是她的。”三人闻讯惊愕唏嘘不已,忙匆匆离开。一路之上伤心叹息,都深深自责。

  不料,当天晚上,那位美女居然找上门来,告诉三人说自己根本没有死,是父母故意骗他们,想让他们断绝念头的。三人不禁又惊又喜。于是,三人跟随美女来到她的住处,一起把酒言欢很是畅快,当天晚上,吴小员外就跟这位美女同床共枕了。

  三个月转瞬即逝,吴小员外显得越发憔悴不堪,吴老员外很生气,责备赵氏兄弟,声称要向官府告他们,赵氏兄弟也觉得蹊跷,又惊且疑,就一起去拜访以捉鬼闻名的皇甫法师。皇甫法师来看了看吴小员外,惊叫道:“真没想到他身上的鬼气这么重!你们赶紧把他转移到西方三百里外,还能再活一百二十天,否则悔之晚矣!”吴小员外已经病体支离,也不得不相信。三人马不停蹄来到洛阳。可是,那位美女就像梦魇一般挥之不去,每每天黑出现,还是要和吴小员外共寝。赵氏兄弟无奈,赶紧去找皇甫法师。正好皇甫法师骑驴到此,即刻开坛作法。而后,他将一把宝剑交给吴小员外,说道:“你劫数难逃,要想活命,就必须听我的吩咐。你现在马上回房,紧闭门窗,黄昏时候,如果有人敲门,你一定不要说话,不要迟疑,一剑刺去,假如刺到那个女鬼,你就有救,如果误伤别人,你就只有偿命了,不过你无论如何都要死了,还不如奋起一击呢!”吴小员外连连点头称是。黄昏时分,果然有人敲门,吴某立即挺剑刺去,门外那人应声倒地。众人看时,发现真的是那个美女,血流满地倒地身亡。店家慌忙报官,官府将吴小员外、赵氏兄弟以及皇甫法师统统抓获,关进监狱,要以杀人罪定罪。官府派员来到美女父母家,父母很惊讶,说自己女儿一年前都已经死了,早已下葬,怎么会现在又被杀呢?挖开坟墓检查,所有人都惊了,里边没有尸体,只有衣物。官府这才相信被杀的是女鬼,吴小员外、赵氏兄弟以及皇甫法师得以无罪释放。

  这则故事很蹊跷也很传神,洪迈写得如临亲见,好像真事似的,我大胆假设一下:这位美女的确没有死,被父母责骂之后,再加上对吴某的相思之情难以排遣,于是假死,或者昏厥,父母认为她已经死了,草草下葬了事,请注意一个细节,美女的坟墓是个小坟丘!这位美眉一旦苏醒,见自己被埋,一定苦力挣扎而出,出来时,一定会将身上的死人衣服脱掉。再加上当时如果是夜里,地方又偏僻,所以无人察觉。美女死而复生,对父母肯定也有怨气,所以不愿回家,把坟墓整理好,便自己搬到别处居住(当时应该会有一些陪葬品,足够她花用了)。美女一定也在打听吴某的下落,一年之后重逢,美女又是两世为人的了,自然不会顾忌什么道理礼仪,就和吴某尽情缠绵起来,吴某少年豪富锦衣玉食,身体状况一定不大好,纵欲过度自然憔悴,其父怀疑,赵氏兄弟当然也觉得这位美女太惊世骇俗,所以一口认定美女是鬼。皇甫法师煽风点火,最后一把宝剑刺死了她!可怜她一腔深情,居然死在最爱的人手里!(请注意,她是满身鲜血而死,如果是鬼,应该没血才对嘛!)这样,一切就都能自圆其说了。可叹那位冲破封建枷锁的美女,连个名字都没有流传下来,就横死神灭,死后还背负着女鬼缠人的恶名,可叹可悯啊!

  南宋 洪迈《夷坚志》

  (文章摘自天涯论坛)


「The End」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