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中 钓鱼人的五大“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07 16:46:36

-----------------------------

中国的钓鱼文化源远流长,在古代的典籍中流传着大量的钓鱼方面的诗文。这些诗文塑造了很多渔夫的形象,读来很是有趣。


最牛的钓鱼人



所有的诗文中,塑造的钓鱼人形象中最牛的钓鱼人当属《庄子》一书中的任公子。


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十犗以为饵,蹲乎会稽,投竿东海,旦旦而钓,期年不得鱼。已而大鱼食之,牵巨钩陷,没而下,骛扬而奋鬐,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任公子得若鱼,离而腊之,自制河以东,苍梧已北,莫不厌若鱼者。


大意是说任公子做了大鱼钩和粗黑的绳子,用五十头阉了的牛作为鱼饵,蹲在会稽,将钓钩甩到东海,天天(认真地)钓鱼,等了一年还没钓到鱼。后来有一条大鱼吃钩了,它将巨大的鱼饵拖入水下,纵横挣扎竖起鳍背,(激起的)白色波涛就象山一样,海水震荡,发出的声响好像鬼神一样,震慑千里。任公子钓到这条鱼,将它切小然后腌制成腊鱼,从制河以东,到苍梧以北(的人们),没有人不饱食这条鱼的。

所有的钓鱼人都梦想钓到大鱼,有人钓过十几斤的,有人钓过几十斤的,有人钓过上百斤的,可是谁钓过能一口吃下五十头牛的鱼,溜这样的大鱼该是何等的过瘾,起鱼出水时该是何等的兴奋,把鱼分给众多乡邻又是何等的有成就感!在钓鱼人中任公子做头把交椅当之无愧。



最潇洒的钓鱼人



钓鱼人多数都是达观潇洒之人,这样一种心态也是中国传统钓鱼文化的潜移默化的结果,历史上就有这样一个故事,至今传为美谈。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二大夫曰:“宁其生而曳尾涂中。” 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意思是说:庄子在濮河钓鱼,楚国国王派两位大夫先去请他做官,他们对庄子说:“楚王想用国内的事务使您劳累啊!” 庄子拿着鱼竿没有回头看他们,说:“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死时已有三千岁了,国王用锦缎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庙的堂上。这只神龟,它是宁愿死去留下骨头让人们珍藏呢,还是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拖着尾巴呢?”两个大夫说:“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拖着尾巴。”庄子说:“请回吧!我将要在烂泥里拖着尾巴生活。”


庄子所处的时代是一个诸子百家角逐于权势的时代,多少人为了功名利禄积极以求,奔波跋涉,然而这些世俗的名利到了庄子那里,却变成了自由的羁绊,俗人看来千载难逢的发达机遇,他却看成了无聊的打扰。面对碧波粼粼的濮水和水中自由的游鱼,庄子放弃了做楚国相国的机会,选择了自由和潇洒。心如澄澈秋水,身如不系之舟,庄子——最潇洒的钓鱼人,当之无愧。



最智慧的钓鱼人



当然属于大政治家姜子牙。《武王伐纣平话》记载:姜尚因命守时,立钩钓渭水之鱼,不用香饵之食,离水面三尺, 尚自言曰:“负命者上钩来!”


人生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当面对这样的境遇时,这位智者没有放弃,而是静静的等待。秋风萧瑟中,这位老人用傲立的姿态站立在渭水之滨,既不用香甜的饵料,也不用锋利的弯钩,并且让钩子悬于水面之上。大家都知道渔翁之意并非在鱼,然而有史以来谁有这份等待的智慧,在世俗看来近似愚蠢的举动中守候自己的信念,终于等来了救世济民的机会。




最寂寞的钓鱼人



在唐诗中最为脍炙人口的钓鱼诗当属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现代文明的进步使宁静越来越远离我们的生活。钓鱼人的增多无疑在昭示着人们追求宁静的强烈愿望。当我们无法在现实的世界中寻找心灵放松的空间的时候,不妨进入诗意的世界。


在这里,诗人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一尘不染,一声不响的白漫漫大地真干净的空无世界。除雪之外,千山之中听不到一只鸟的啼叫,万径之上见不到一个人的踪影,寂静空无到了极点,但就在这空无的世界中,却有一个驾一叶扁舟,披一身蓑衣,戴一顶斗笠的老人,专注于寒江之上的浮沉。从客观的环境看来,他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寂寞的钓鱼人了。可恐怕就是在这寂寞之中,钓者在享受着这净化了的空旷,禅意的空灵,忘却了世俗里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境地,品味着孤傲的愉悦,虽然最寂寞, 但是最快乐。



最仁慈的钓鱼人



钓鱼人虽常需备好锋钩利器,可并不是说就没有仁慈之心,唐代诗人李群玉就在诗中塑造了一个仁慈的钓鱼人形象。诗的题目为《放鱼》,诗文如下:早觅为龙去,江湖莫漫游。须知香饵下,触口是铦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垂钓杂志微信公众号:chuidiaozazhi

官方服务微信:joyfishingnm

快来联系我们吧!

↓↓↓点击左下角蓝色“阅读原文”进入,立刻入驻垂钓杂志BBS微社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