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王文化】徐偃王秘史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28 14:50:42


获取更多徐氏资讯 宗亲们请关注

【偃王文化】浙江省偃王文化研究会权威发布


徐偃王秘史

 柴与恩  

 

 《徐偃王秘史》目录

 

   ………………………………………………………()

1  姜后身孕遇异常   临盆生产血球蛋………………()

2  鹄苍神速救生灵   叼回血球见媚娘………………()

3  男童七岁不开掌   诞日展掌显偃纹………………()

4  拜师学武幼成器   王立偃为国君………………()   

5  鹄苍衔卵救君主   死前突变九尾龙………………()

6  囯君治国讲仁义   风调雨顺民丰安………………()

7  诸侯雄霸强胜弱   嫉妒徐君忧腹地………………()

8  麒麟谷口遭埋伏   徐将谟伯中箭亡………………()

9  周楚联手呑东夷   偃王息战让泗洲………………()

10  十艘战船入海域  欲渡浙中垦土疆………………()

第11章 途中搁浅乌石滩  苔溪扎营度难关………………()

12  周楚疑徐再复兴  精兵强将绝后患………………()

13  周楚官兵紧压境  威协偃王逼投降………………()

14  忘我牺牲齐就义  英雄热血洒苔溪………………()

15  民众返苔收死尸  造坟建庙祭英灵………………()

   声………………………………………………………()

                                                     

周朝时,在楚国之旁有个诸侯国,郡主叫徐诞。他实行仁政,体恤臣民,其仁义闻名于天下。在他的治理下,国富民强,民风淳朴,官民和谐,成为一个礼仪之邦。其周围30多个小诸侯国佩服徐诞的品德和才能,都愿意依附于他,听从他的号令。 周王知道这些情况之后,害怕徐诞权势强大后会夺取周室天下,就強令楚国去消灭徐诞之诸侯国。楚国眼看徐诞周边这些小国家越来越追随徐郡,也非常恐惧周边强过楚,于是就听命于周王,在周王的督战官的监督下,发兵去攻打徐诞,最终徐诞择选弃国保民,东渡南迁浙江中部,另劈彊土,却在浙江富春江的苔溪被周楚追兵拦劫,被迫所灭。此为春秋一段秘史,这段历史以传记手法,细敍解说。

 

 第1章 姜后身孕遇异常  临盆生产血球蛋

 

公元前994(周昭王三十六年)徐国第31世君徐绥王的姜后生了七个公主,就不见有太子,如今姜后又有孕,怀上了,眼下王后就要生产了,徐绥王心上抱着一片希望,再生总会是太子了吧!

这年农历的正月二十日凌晨东方天际鱼白蒙亮,天空布满的星星渐渐消淡去。这时,听得王后的卧室里传来“啊唷!啊唷!”地呻吟声,王后鼓着的小腹疼痛难忍, 分明是要分娩了。

徐绥王身着黄袍,双手背后,在后宫廊下来回踱步不安,等待着下人向他秉报降生太子的喜讯。

徐绥王年过五十了,还没有子祠,当然十分焦虑。此时,徐绥王正想仰天长叹,突然他亲眼看见后宫的屋顶上空,射下了一道白炽的光芒,象是流里硕落。 这道白炽的光芒让徐绥王半刻间挣不开眼睛。 

“使劲!使劲!出来了!出来了!”只听得后宫卧室里的接生婆喊着。片刻间,接生婆从姜后卧室惊叫着跑出来。

“大王!不好了,怪怪事!王后生了个血球蛋,这可怎么办啊!”接生婆双腿发抖地跪倒在徐绥王跟前说着,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徐绥王听了接生婆的秉报,也顾不得太多了,一个箭步冲进王后的卧室,绥王眼前看到的是一个血红肉球,而且还会在地上滚动的肉球体。这一幕让徐绥王目蹬口呆,一时半刻都说不出话来。心想此物的出现,定是一种不祥之兆。

不用分说,刚刚分娩的姜后,见到这一幢景,一头哭昏倒在床榻上。徐绥王没有留在后宫里安慰她,一路回到了王宫大殿。

徐绥王心情十分沉重,愁容满脸地独自坐在清冷的宫殿虎皮座椅上,哀声叹气,神态十分悲凉和失望。他怎么也想不到王后竟生下了一个怪物,没有胳膊、没有腿、更没有头颅五官,而是一个大肉球。他期盼着王后怀孕将为他生儿接位,他求子的心被彻底破碎了。

    徐绥王见了心生厌恶,心里产生一种不详的感觉,忙令随从侍卫

血球蛋拿出宫外,扔到僮河里去。

 

2  鹄苍神速救生灵  叼回血球见媚娘


侍卫遵照徐绥王的命令把肉球放在藤筐里,扔进了僮河畔的苇草丛中。侍卫刚刚回到王后跟前,准备复命,那知宫中饲养的大黄狗鹄苍随后赶上,嘴里叼着肉球跑到了王后的睡榻前,轻轻放下,众宫女与侍卫都感到十分惊邪。鹄苍用尖利的牙齿在光滑的肉球蛋上撕咬着,鹄苍撕破一层血皮肉膜后,只见一个手脚动荡的白胖婴儿,从肉膜中脱出,一声 “哇!哇!”浩亮的啼哭声,震响了沉闷的卧室,鹄苍摇着粗大的尾巴,用猩红的舌头不定停地添着婴孩身上的血水,王后也停下了绵延不止的悲伤,俯下身子,把那个发出哭声的婴孩抱进了怀里,仔细一瞧竟然是一个胖胖的男婴。姜后的愁容立即喜笑颜开,就命贴身侍女快去向徐绥王秉报。侍女匆匆赶到大殿,急急跪在绥王跟前说:大王,王后让你快些去看看你们的孩子,是个男孩。徐绥王接报后,有些不解,于是急匆匆地从大殿赶了过去。徐绥王到了姜后卧室,真的看见一个白胖婴儿正在姜后鼓涨的奶头上,甜甜的吸着乳汁。徐绥王真的想不到,半个时辰前已让侍卫扔岀的带着鲜血的肉球,片刻功夫却变成了一个男婴,他马上从姜后怀里抱过男婴,揣进自己怀里,兴奋的用脸贴着男婴嫩嫩的小脸,看到徐绥王面容十分高兴。


第2章 男童七岁不开掌  诞日展掌显偃纹

       

    徐绥王年老得子,惊喜异常,立即为男婴赐名 称“徐诞”。 徐绥王对视成宝贝,命宫中侍女好生护养,不可怠慢。时间一日一日的过去,年份一年一年的转换,到了徐诞七岁时,已是一个辰红明目,五官端祥,天真活泼的小男童。他十分的淘气,看上去天庭宽广,就是个吉人吉相的少儿。小徐诞也非凡的聪慧,能在沙盘上识句篆字。但是,他美中不足的是右拳总是死握,七个年头了,从未展开过,大人们怎么使劲的掰,他哭喊着挣扎,怎么也掰不开,总以为是娘胎中带来的残疾,终生破相。到了徐诞七岁生日这一天,绥王令御

厨作了一席菜,专为小王子徐诞设宴祝辰诞纪念,席间侍卫、宫女们端上一个个三脚青铜盛盆。小徐诞见餐桌上丰盛菜肴,馋得有些发慌,伸手就抓住羊腿撕啃,发现小徐诞的右掌自然平展开来,帮助左手啃吃羊肉,不经意地能伸屈五指,动作娴熟自如。众人齐呼:“王子手展开了!”

绥王见了十分惊邪,又十分高兴,便仔细翻看着王子的小手掌,偶然发现徐诞右掌中掌纹。徐绥王细辨即形似字。徐绥王见了后,有所感悟地说:“生有异相,目能缩视细纹,造形文字,世间少闻,其纹形偃,则乃天意,吾立诞接位时,该称‘偃王’焉”。

             第3章 拜师学武幼成器  王立偃为国君   

        

        徐诞七岁生日后第二天,徐绥王为让徐诞有继承王位,治理徐国的本领,特聘朝中大学士墨翟为启蒙导师,要徐诞跪拜墨翟为师。墨翟是孔子的得意门徒之一,他是一位兼爱” “非攻” “尚贤学说的儒家思想教育家。在墨翟的教导下,兼爱” “非攻” “尚贤 的思想文本,徐诞很快地看得懂,背得下,写得来。同时,徐绥王又将徐诞到春秋越地第一将军孙武门下喂马,学会了骑马,学会了马背战术,授教马枪剑戟剑等各种兵器的高超技能。徐诞本来就是个天生的纵横杀场的勇者,武功高超,且处事沉着冷静。到了十五岁时,他刚初出茅塞,在校场上众将军互试武艺时,徐诞也敢岀骑迎战。孙武在观战台上夸口称赞:这等年纪,如此精武,奇人也!到了偃王二十岁时,并惯于穿戴厚重的骨牌护甲,更是挥洒自如,更精通于使用枪、剑类武器,成了拥有超凡的力量和生命力。偃王年纪轻轻,英俊宏才,真的在徐囯成了千军万马中的统帅。

 

 第4章 鹄苍衔卵救君主  死前突变九尾龙


徐偃王其故地在长江流域泗水一带。他是徐国的典型代表,常被后人称道的徐偃王是一个颇具神话色彩的人物,《尸子》说他有筋而无骨没深水而得怪鱼入深山而得怪兽者

先说说鹄苍的来历。深冬一场大雪,大地一片白茫茫,雪下停了。这天天气晴朗,徐绥王来了兴致,带着一班宫内侍卫,带弓驾箭,骑上红褐色御马,浩浩荡荡进山狩猎,狩猎队伍组成一个环队,围包了一座小山,包围圈越收越小,隐蔽在山沟里的七八只狼组成的狼群,都被赶到山顶的悬崖峭壁,狼群无奈,只得跳崖逃生。绥王一行人狩猎无果,在扫兴回宫途中,有一只小狼仔拦住猎队,张口嚎叫不停。绥王心想小狼仔定是狼群中掉了队的狼仔,找不到狼母。下令随行侍卫将它抱回宫中伺养,看它能否改其野性,训化成近人情的野生动物。侍卫听从绥王指令,抓起小狼仔抱在怀中,小狼仔开始感到生份,在侍卫怀中争扎着,嚎叫不停。抱回宫中后,小狼仔给吃,耍它玩,几个月后,小狼仔长大了,看上去很温顺,和宫中侍卫、侍女很友情,绥王也十分喜欢它,闲时与它耍着玩,不象是一只野性蛮横的野狼,似乎就是一只大黄犬。

大黄犬鹄苍衔卵救王子有功,君王厚待之。从此,徐绥王对鹄苍特殊的钟爱,饲养格外精细,常带鹄苍进山狩猎,一时不见就问侍卫鹄苍去哪了,可以说鹄苍与绥王形影不离,甚至绥王与大臣议事时,鹄苍也蹲坐在绥王身边,两眼睁着大臣们,拉着猩红的长舌向外散发热气。直到偃王十岁生日时,鹄苍头顶突然生起了龙角,其尾毛分叉,成了九尾,黄色皮毛脱落,长成了五彩鳞片,梅花五爪变成了两趾鹿脚蹄,真乃是个怪物模样。徐绥王见鹄苍渐变生异,为其命名为“麒麟”。 过了不久,鹄苍老死而去。绥王十分悲伤,嚎啕大哭了一场。葬礼隆重,檀木灵柩葬之徐里,堆垄立碑,扫祭不怠。葬犬之处称“鹄苍冢”,老百姓称“祖狗鹄苍坟”,由于鹄苍死时变成了九尾龙,故葬处也称“龙墩”。徐里的百姓对鹄苍也十分崇敬,认为鹄苍为吉祥的象征,千百年来,人们祭祀它,祈祷其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平安吉祥,世世代代为鹄苍冢祭扫添土,如今“龙墩”遗址仍高高耸立在泗洪的陈圩。也怪,坟周一棵千年罗汉松曲杆似龙、古樟身躯五丈合抱,中空如屋,刚劲苍老而叶茂密浓,主杆匍匋,树瘤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