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园丁小事(第一弹)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8 16:11:55


晚自习考试换了大教室考试,等他们坐下。忽然想起来没提醒贵重物品随身携带(他们的座位也会被别班占用)。

“有什么贵重物品,要去取吗?”

被答:

“有。知识!    随身携带了。”

这是我监考的时候遇到的最有风骨的学生!我竟无言以对。。


——————————————

讲题的时候,有个学生拟写的广告词,“让读书成为生活,让书香成为风格。让读者书中收获,让文明点亮中国。”读起来每句都蛮押韵的,朗朗上口。我读完之后,全班集体鼓掌,掌声还伴有击打桌子产生的摇滚节奏。学生要求我再读一遍。还不过瘾,要求卷子传给答题的本尊再读一遍。孩子们在课堂上让好答案返场三次,集体安可。这种对同伴的由衷赞美、对字句的纯真感受,简直令我感动!每次有谁闪耀思维的小火花,他们有种送自己的小伙伴上热搜的气势!

——————————————————————

文综周考前,一个学生哭着说,能不能不考试,她的爷爷去世了。我一边抽纸巾给她,一边问,得知她的爷爷享年94岁。我说,“我爷爷也去世了呢!享年80岁,不过,你爷爷去那边报道算新人,我叫我爷爷罩着你爷爷啊!”她破涕为笑。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有人安慰我说,愿逝者潇洒离世,愿生者大方欢笑。你的血液里奔涌着爷爷的DNA,要成长快乐啊!”

想起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大爷,骑着自行车过来。穿的黑衣服,戴着与雷锋同款的大棉帽。我一下子泪崩在大街上。我爷爷也是一个七十多岁的时候闲不住,天天往外跑,爱浪爱笑爱社交的老boy!有时候,我觉得我在担负着帮他继续看世界的使命和任务,嗯,所以要活的异常认真、且高兴!

————————————————

上课我一进教室,L有时拉长声调,喊“老——师——好!”,冲乱集体问好,妨碍班长喊起立。我也只好示意不再集体起立,简单回复说,“你们好!”有次,有人终于忍不住问,怎么不批评他。我解释说,“因为我学生时代也有过调皮的时候吧。上师范的时候,有个老师,让我们举例自己做学生时候有哪些看起来不当、过失的行为,当时的自己希望得到怎样的对待?这个回顾反思令我印象深刻,不能因为已经成长为大人,就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儿童;不能因为自己是老师,就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学生。L大概并不讨厌我的课吧,只是他用自己的方式跟我问声好,如果加入整齐划一、例行公事般地问好中,他可能觉得没有意思吧。所以只是看起来是调皮、捣蛋罢了。

后来的L只在班长喊起立之后,嘹亮且真诚地大喊,“老师好!”我能听出他是真的站在人群中确是向我认真问好。

————————————————————

上课讲整体和部分的关系时,关键部分的功能及其变化甚至对整体的功能起决定作用。

学生又举例,“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汤”里的老鼠屎是关键部分,决定了一锅从能喝的汤变成了屎。但是如果是一锅老鼠屎,加一勺汤,还是一锅有汤的老鼠屎。这一勺汤就不是关键部分。

通俗到让人想哭!

——————————————

学生噔噔噔,手插在衣袋里往楼上跑,像林间小鹿。跑到楼梯口的背光暗影中,开口说话,一口整齐的白牙泛光,像冒出海面的鲸鱼。我觉得和内心涌动着希望与活力的人同处一个空间,共享一段时光,感到幸运!

——————————————



发表